第二百八十九章 质问

没办法了只能答应了,如果做了他们的驸马就能接触他们,接触到他们高层的决定,这样的话自己就有能力,扭转乾坤。

等那个人走了之后,阿莲公主忧心忡忡的,觉得这件事情也是办不成了,所以准备去做自己的原本的事情,却听柳青风突然说道:“等一等公主。”

“你还有什么话说吗?我……要不我们再考虑考虑吧?”

阿莲公主心里一喜:“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还要再考虑考虑,你是真的不打算娶本公主就娶了,为什么还要考虑呢?你要去现在就答应下来,我问你你到底娶不娶我?”

柳青风心一横,点了点头:“臣愿意。”

阿莲公主可高兴坏了,手舞足蹈的,在柳青风面前哈哈笑着:“我就说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我的直觉是没有错的,你不要那么害羞嘛,在这大丽族哪有害羞的道理,所有的人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你见过有谁的心意放在心里不说吗?那是得不到自己喜欢的姑娘的欢心的,也得不到自己喜欢的郎君的欢心的,你知不知道?”

柳青风苦涩的笑着,他这个时候虽然答应了下来,但是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挑战会更多的,尤其是和阿莲公主成亲之后,自己要怎么对待阿莲公主呢?自己现在实实在在的是利用了阿莲公主啊,难道这不应该是个小人才会做的事情嘛?

可是阿莲公主却不管,她只觉得自己获得了如意郎君,所以十分开心,之后便逢人说自己要成亲了,问是谁她便说是参谋白无柳,一下子,这则消息便传遍了大丽族内外,上上下下,无论百姓还是大臣,还是大王那里,都知道了这件喜事。

当然这件喜事也被搬上了议程,柳青风惆怅万分,自从答应了这件事情之后,便时常一个人坐在外面,遥望着大漠的星空,夜里不会有人打搅他的,阿莲也因为害羞的关系,这几日在避讳着他了,不会来找他的。

柳青风才得以有了清静。

白天的时候,那些功课的人络绎不绝,都想沾沾新驸马的光,自己又不能劝退他们,只能是在自己的地盘,苦笑着应对他们。

“千云,你有没有听到?你有没有看到?我虽然在这里过得很辛苦,但是我希望你千万不要误会,等到我们有重逢的那一天,你就知道这一切都是被逼无奈的了,千云,不知道你和孩子还好不好,我很想你和孩子,希望马上能见到你和孩子,但是这里的任务千斤重,我实在是不敢辜负皇上的嘱托,希望你知道我还活着以后不那么伤心,努力的在那边生活,我们会有重逢的那一天的。”

柳青风在朝廷上已经死了几个月了,这几个月朝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地方变化,因为柳青风已死,皇上这边的势力就没有多少了,所以轩辕逸和太师完全就掌握了整个朝廷的势力,皇上也看在眼里,他只是在蛰伏等待可以反击的时刻。

而就在这一天太师终于忍不住向皇上当朝,质问起自己女儿的问题:“既然众卿家没有事情的话,臣有一件事情要和皇上说,但是这件事情是私事,请皇上原谅臣要把私事放在朝廷上说。”

皇上当然知道他是要说的是什么,早就做好准备了:“无妨,你说吧,你是愿意把自家的丑事说出来,朕也无所谓。”

太师便说道:“小女如今已经归家了,手上的伤也已经好了,但是微臣想问皇上一句,为何要将小女遣返回家,为何要把小女的手弄成那个样子?皇上这不是欺凌弱小吗?不仅是欺凌弱小还是欺凌自己的妻儿吧,这可为天下表率?”

皇上一拍龙椅:“太师,你说的话也要过过脑子,笨怎么会欺凌弱小呢?朕对付的不是弱小是后宫的地霸!你不想想你女儿这些年在后宫,都做了什么?朕只是为那些后宫佳丽报仇而已,如果你不信,可以到后宫随便去问问,哪个后宫的妃嫔没有受过你家贵妃的指责和责骂,严重一点的宫女命都被他收走了,难道朕这个时候不应该主持公道吗?”

“皇上明鉴,小女从小熟读四书五经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做不做得出这样的事情不是你说了算的,是她说了算,只要她想做的出便做的出,你这个父亲还能阻拦的吗?”

“皇上,皇上明鉴。”

太师干脆就跪了下来,于是整个朝廷的人都跪了下来,他们不敢在太师面前还站着,这让皇上非常生气,这态势看来已经是朝堂上第二个皇上呢,他跪着就没有人敢站着是吧?那自己是不是也要像他一样下跪才能对得起他?

“太师,这太严重了一点,还是赶紧起来吧,如果你不起来,我想朕与你之间也没法好好谈的。”

太师这才缓缓的站起来,旁边的同僚赶紧去扶她,装作一副很爱惜老年人的样子,但其实只不过是拍马屁而已。

“太师,后宫的事情是后宫的事情,前朝的事情是前朝的事情,怎么能混为一谈呢?太师的女儿自作主张。完全不把朕的话放在眼里,朕禁足她便出来,这样的一个女人真不把她送回家难道还真把她供在后宫?她身份娇贵,若是真的进了冷宫,恐怕受不住,所以才把她送回家的,太师要明白朕的良苦用心。”

太师才不管这些,他直接就向皇上质问,而且一句比一句严重:“皇上,臣为朝廷鞠躬尽瘁,自己的女儿就让皇上如此糟蹋,臣不甘,很不甘心,请皇上为臣做主。”

如此之下,整个朝廷的人都开始替太师说话。

“皇上,请问太师做主。”

“皇上请为太师做主。”

就这样皇上被逼到了死角,如果只是他是一个人在那边说的话,皇上还能应对几句,现在是整个朝廷的人都要求皇上重新把贵妃接回家,这样的压力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