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章 洞房花烛(大结局)

做完这些之后,我已经是心灰意冷了,看来,我就算是怎么努力,有些事情还是解决不了的,甚至可以说,就算是我真的被称之为神灵,可神灵也不是万能的。之前,我并未经历这些的时候,很多人都烧香拜佛,说希望可以神灵保佑之类的话,在那时,我们的圈子里面就流行着这样一句话,说你天天乞求老天爷保佑,天天希望上帝可以睁开眼让你发财,你以为老天爷是你家仆人的啊,老天爷专门是为你做事的啊,现在想想这句话,其实,真的感觉时的确是这么个道理,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神灵,所谓的神灵,也都是人凭借着努力和修行得来的,而现在这样的情况,在我看来,就是这个样子的。我就算是成了神灵一般的存在,但是,根本就没办法做到任何事情都做到尽善尽美,无奈之下,我只能是找到了佛祖。

在跟佛祖的对话之中,我说了这个问题,佛祖告诉我说,众生皆为虚妄,一切都是因为宿命,因为人类的心态改变的,往往,在有些时候,人改变不了什么,但是,最起码,可以稍微的改变一下自己的心态,只要心态好了,其实,看透了一些东西之后,那么,一切也就是变得坦然了。佛祖还告诉我说,其实,我能够做的都已经做了,我已经是尽力了,而现在这个社会大环境之下,人心是很难改变的,因为,社会早就是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社会在这样的环境下,就算是神灵出现左右,也根本解决不了根本上的问题,换句话说,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而有的时候,这个所谓的冥冥注定,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些幌子罢了,人就是人,命运就是命运,命运是要靠着自己来改变的,当一个人,将自己的命运全部都依靠在神灵或者是佛祖身上的时候,其实,这才是最为愚蠢的行为,有的时候,人要知道看透了,其实,一个人的本体,本身就是佛体,因为,任何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只要努力的修炼,只要好好的修行,其实,都是可以达到自己内心的彼岸的,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我跟佛祖坐禅对话,足足一整天的时间,从一个关心天下苍生的盲从者,变成了一个关心天下苍生的淡然者。一切都是这样,我即便是有能力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但是,也不能够改变所有人的生活,最终,我在领悟到了这一点之后,便是离开了佛祖这边,直接返回到了圣墟之境。

要知道,遇到弱小者的时候,我完全可以出手帮助,但是,在这样大环境之下,我能够做的,就是尽量的让生活变得不再是那么的无助,不再是那么的遗憾。所以说,想到这里之后,我没有过多的犹豫,而是赶紧离开了这边,来到了圣墟之境。毕竟,从上一次我离开圣墟之境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了,我曾经答应过我的老婆和孩子,要给他们一个很好的生活的,要跟他们过上甜蜜幸福的日子的,现在,我终于是感觉放松了,这是我对我自己的一种解脱,也是我对我个人的一种看透,所以,我不想去考虑太多的众生相了,更不想去关心那些让人十分心疼的众生百态了。我能够做的,就是暂时补偿好我的家人。所以,我在回到了圣墟之境这边之后,跟他们说了一下我的经历,然后,就再次开始准备我的婚礼了。因为这一次,我是真的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做了,所以,我的婚礼,一定要准备的空前的盛大,我想,只有这样,才可以给我的女人们一个好的交代。于是,我们决定,在第二天举办婚礼。当然了,在我离开这边,去卡斯特的时候,洛诗她们其实一直都在准备着婚礼的情况,所以说现在,万事俱备,就等待我回来了,现在我回来了,没什么可做的,就是等待明天的良辰吉日,举办婚礼。

次日,到处都是一派喜气洋洋的盛况,我们穿着礼服,在太乙真人和所有圣墟之境这边人的见证之下,结婚了,算是,了解了我的一桩心愿,看着那么多的新娘子,就这样将自己的后半生交代给了我,我感觉,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甚至,这情况,真心的让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来形容了,当然了,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真心的觉得,其实很好办,因为,我要是不好好的解决这件问题的话,到时候,洛诗她们肯定会埋怨我的。这一场婚礼,恐怕是整个圣墟之境这边最为隆重的一场婚礼了,这个过程的,我根本没必要来描述,因为,不可描述,总之,今天是对于我来说,对于整个圣墟之境这边来说,都是十分盛大的一个节日,所以说,算起来,真心的让我感觉十分的高兴。等到这件事情确定下来之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我的女人们,笑着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就算是我法律上的妻子了,这么说,你们以后都要听我的了,对吗?”洛诗她们在听到我这话之后,都十分的害羞,十分的幸福样子,但是,很快,她们就都回过神来了,洛诗对着我说道:“陈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以后,你在家里,就要做皇帝了吗,让我们这些人,专门的伺候您了?对呀陈升,我们是你的老婆,是嫁给你为了你传宗接代的,可不是你的奴隶,你这话说的不对,我们可以听你的,但是真正的算起来,你还是需要听我们姐妹的话的。”九天玄女也在这个时候插嘴说了一句。紧接着,婆娑,陈莎莎甚至是刘雨荀她们都开始对我进行说教,总之,我一个人说不过她们,本来,我还想在家里拥有一点自己的权利的,可是现在看来,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拥有自己的权利了,因为,现在权利都在他们的手中,可以说,我只能是心甘情愿的承受着这样的幸福。

当天傍晚,婚礼举行过后,我心中十分的高兴,因为,从现在这一点情况上,我清晰的知道了,我现在也已经算是成家立业了,但是,从这一点上来看,其实,真心让我感觉幸福,甚至,我有种好像是在做梦一样的恍然的感觉,这感觉,真心的让我幸福,甚至是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当然了,我现在这么多的女人,接下来,怎么伺候她们倒是成了我现在需要面临的最大的一个问题了,而仅仅只是从现在这个问题上来看,我首先就是需要满足她们每个人的需要,于是,洞房花烛夜,我不仅仅要做一个一夜七次郎,还要做一个一夜二十次郎,这真的把我给累死了。当然,虽然是很累,但是,我现在拥有这样的实力,也十分的快乐和性福。很快的,我的女人们都开始进入到了睡梦之中,我的孩子,也已经沉睡,我缓缓从床上下来,来到了门外,抬头看着夜空,低头看着这灯火辉煌的婚礼现场,说真的,真心的十分的高兴,甚至可以说,我都感觉到了这样的兴奋了,但是,在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我才真心的感觉到了我的孤独。是的,虽然我现在有很多的女人,还有孩子,甚至,我是幸福的,但是,在我的内心深处,其实也是有着孤独的,而现在这样的孤独,其实对我来说,才是最大的孤独,似乎,没有人能否够触及到我现在内心的孤独之处。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便是叹息了一声,盯着天上的月亮。想当初,我只不过是一个才能够大山里面走出来的农村的穷小子罢了,现在,凭借着我的努力,我拥有了现在这样的身份,拥有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家庭,但是说真的,我内心还是有着别人不知道的孤独的。纵横整个天下,我基本上没有什么对手了,我似乎也没有了之前,刚刚走进社会之中的那一股子勇往无前的冲击力了,所以说,我甚至,在这一刻,感觉我老了,很老很老,甚至是说,从来都没有过的成熟,这样的成熟,让我的内心,真心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所以,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就开始孤独,开始茫然了起来。但是,我知道,这样的孤独,其实,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懂,就算是洛诗,这个跟我相处了时间最长的女人,跟我无话不谈,甚至,对我最为了解的女人,都未必知道我现在内心的想法。叹息一声,我没有想太多,而是准备离开。而就在这个时候,太乙真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我看到是太乙真人,便是十分恭敬的笑了笑,说道:“真人前辈,这么晚了,您怎么不回去休息,现在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呢。”太乙真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旋即,对着我笑了笑,说道:“陈升,我是来这里帮助你的。”我微微一愣,旋即笑着说道:“真人前辈,我现在没什么需要您帮助的呀,怎么了,我倒是感觉,您看上去好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前辈,说说吧,说说,或许我可以帮助您解决心里上的困惑。”说真的,因为太乙真人现在出现在这里之后,脸上并没什么其他的表情,甚至,眼神之中还有着担忧之色,所以,给我的一种感觉,就是倒是他好像是有着什么没有解决的问题,需要我来帮助一样,可是,我这话一说,太乙真人便是叹息了一声,目光灼灼的盯着我,说道:“陈升,好了,不要在隐瞒你内心深处的孤独了,其实,我跟你是一样的人,甚至可以说,当年我的经历,跟你是一样的,现在你结婚了,也算是成家立业了,我就更加知道,你内心的孤独是什么样了,再说了,你内心要是没有什么孤独的话,怎么会在洞房花烛夜,出来这边,盯着月亮发呆呢?告诉我,你内心的真正想法吧。”

我在听到他这话之后,说真的,真心有些诧异,看来,我内心藏着的孤独,还真的是隐瞒不了太乙真人,所以,我只好点头,苦笑了一声,说道:“真人前辈,看来,还真的是无法隐瞒您了,您说的没错,其实,我现在内心,真的是孤独的,说真的,我孤独的原因,是在想,为什么,人的存在就在这样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出现了,要知道,如果看透的话,其实,就会疑惑,因为有了疑惑,所以就不能称之为看透,既然是这样的话,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这个问题,一直都在困扰着我,我现在倒是很希望自己不要看透,希望自己还可以像是之前一样,什么东西都是在探索,懵懂之中,去寻求一个个答案,去追逐梦想。可现在,我困惑了,孤独了。”

太乙真人听到我这话,呵呵一笑,说道:“陈瓜,答案,其实就是现在这一幕。你想想,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以为,你在乎的人活着,所以,你不舍得离开他们,不舍得他们死,而你现在之所以孤独,就是因为,你还没有看透这一点,只要看淡了,其实,你也就没什么疑惑了。”

我一听,脑海之中,骤然回想起来我之前经历的重重,蓦然之间,明白了,其实,任何人都孤独,这是人的本性,但是,只要有家人在,其实,内心本来就不应该孤独的。

“谢谢你,太乙真人。”我盯着夜空,对着太乙真人说道。夜空之中,月亮,是那么的圆,那么的亮,我希望,它会一直这样圆下去,一直这样闪亮下去。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