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混元一气阵

“我们三个一齐发力攻击一口棺材试试。”戚路还不死心。

“好!”老吴和曼珠异口同声地答应。

于是三人各施神通,全力击向其中一口冰棺,可结果还是和上次一样,冰棺完好无损地直立在他们面前,甚至连晃动一下的迹象也没有。

“这可真是怪事了,集合了我们三人的力量居然连口棺材也打不破,这东西是什么材料做的啊?”曼珠带着满及疑问走到这冰棺前。

她看了半天,也没能看出个名堂来,于是伸手抚摸这口冰棺,哪知就在她手才挨到冰棺表面的那一瞬间,突然觉得手像是被粘到了上面,同时棺内有股强大的力量把她的身体直往里面吸去!

“不好!”曼珠惊叫一声,赶紧念动神诀准备用分身遁形之法脱身开来,却不料发现自己的法术突然间不灵验了。这下子她是吓得冷汗直流,只好用尽全身力气努力缩手,却发现是白费力气。

戚路和老吴察觉到了情况有些不对劲,赶紧抱着她的身体把曼珠往外拽,三人是用尽了吃奶的劲,才让曼珠的手离开了棺体。

“大家都别碰这些棺材!”见戚路也想用手去试探一下,曼珠急忙制止了他。“我知道这棺材是用什么做的了。”

戚路忙问:“它是用什么做成的?”

“冥冰!”

“不可能,这不可能!”戚路愣住了。

冥冰是幽冥地带的忘川河水凝结而成的寒冰,它不仅保留了忘川河水那侵蚀三界生灵魂魄的魔力,而且它一旦结成了冰,那可是世上任何物质都无法与之相比的绝对防御!

曼珠久居地府,自然是十分了解。方才她通过接触棺面意识到这是传说中的冥冰后,不由叹起气来,“帝江果然是老谋深算,居然想到用冥冰来制作冰棺。”

老吴点头应道:“确实是个高招!忘川河水在自然条件下是永远也不可能结冰的,冥冰只能是施法后的结晶。”

曼珠说:“唉,我都没有这个本事,不过帝江应该有这个能力,看来真是他在背后操纵着一切。”

“唉,怪不得贰负会称呼他为殿下。”戚路恍然大悟,脸色也越发的阴沉。

就在这时候,众人突然听到洞外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戚路内心一凛,赶紧提剑奔出洞外,其他三人也是紧随他出了洞穴。

一出洞口,大家都是大眼瞪小眼呆住了。在洞的中央,原先耸立的那块大岩石竟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平台,它约有一米多高,四周有石梯可供登顶。

曼珠叹道:“帝江果然厉害,居然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做手脚。”

戚路和老吴听得是脸红不已,相隔如此近的距离,帝江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块大石头幻化成了一座平台,他们却没有丝毫的察觉,可见土皇帝江的实力已经到了何等惊人的地步。

那刚才听到的怪叫声又响了起来,这一次大家都非常清晰地听出它就来自这个石台的下方。

“这平台有古怪,大家小心……”戚路还没有提醒完大家,就看到平台中央突然闪出一道青光!

当光芒消失的时候,刚才那发光的地底跃出一道黑影,且出声喝道:“什么人?竟敢擅闯神之禁地!”跟着他单手一挥,一道寒芒直贯戚路前胸!

戚路何曾想到此时会有敌人来奇袭,这光芒来得如此之快,根本让他没有时间从容躲避。

就在他性命攸关之际,早有防备的曼珠把手往伏羲琴上一拂,就用一道音刃射出击溃了这道寒芒。

“你好卑鄙!”戚路怒骂一句,把脚一跺后仗剑飞起,直击平台上的那道黑影!

可还没等到他的金虹剑挨到这神秘的敌人时,他就骤然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了。戚路来不及收势,双脚已落在了坚硬的平台上面。

收剑看去,脚下是块体积巨大的岩石铺成一整块完整平面,周围没有任何诡异的气息流动,仿佛那道黑影就从来没有存在过。

“是我产生了幻觉吗?”戚路诧异不已。

“这绝不是幻觉。”曼珠摇头说道:“刚才若不是我出手救你,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可他为什么会突然不见了?他的消失速度也太快了吧?”

“是的,快得不可思议。”

三界内速度最快的可说是讹兽了,可刚才那个神秘黑影的速度居然比讹兽更快,更令人惊骇。

众人在惊诧声中上了平台,戚路不禁皱着眉头对丁晓岚说:“你上来做什么?这里危险,你快下去。”

“不,我不……”丁晓岚话还没有说完,平台上就射出无数道七彩的光芒,将他们全都笼罩在了光芒之中,竟不能看到平台之外的景象!

老吴大惊失色,刚想伸手捏诀用防护罩将众人护在当中,就发现这些光芒如出现时那么诡异地消失了。

可众人的心随着这些彩光的消失,猛地沉了下去,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已不在了石台之上,周围全是乱石嶙峋,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糟糕,我们中计了!”戚路蓦然醒悟,原来之前的景象都是为了把他们引到这石台之上!

“你们小心,我上前看看。”曼珠把身一扭,就飞到了一块高石之上,跟着长袖一挥,人就向上飞奔而去,转眼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界之中。

戚路刚提醒完老吴和丁晓岚小心怪石之中有人偷袭,就见曼珠飞身落下,粉脸上已是冷汗直流,不禁诧异地问她:“怎么这快就回来了?”

“上方和四周尽是白茫茫一片,看不到任何景物,我飞行数千公里,结果又回到了这里。”

戚路抬头看天,发现晴空万里无云,他不由半信半疑,纵身飞起,登上一块石顶,向前望去,发现情形真如曼珠所说那般,天地间的景色全都变了,有种类似雾一样气体弥漫其中,让他根本看不到任何景色。

但他偏不信邪,施展起轻功向前奔去,一口气奔跑了近十分钟,映入眼前依旧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和脚下那数不清的怪石。

就在他失望之际,突然听到前方不远处的底下有人在说话,赶紧奔到那个地方,把眼朝下望下,顿时让他吃了一惊,原来下方就是曼珠他们三人在聊天。

戚路不由心如死灰,在叹气声中从巨石上跃了下来和他们会合。

老吴看他这副沮丧样便知曼珠所言不虚,他苦笑着说:“这很可能是敌人布置的阵法,目的是想把我们困在这里。”

戚路点头称是,继而又问他:“你可知道这是什么阵法吗?”

“不知道。”老吴用短刀在面前的石柱上做了个记号,然后对大家说:“这阵法有点古怪,我们先顺着路径走下,或许能发现点线索。”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他们行走在崎岖的石径之中,只见巨石林立,错踪复杂,似乎处处是路,可走下去却发现是处处难通,最后他们又绕回到原地。

丁晓岚看到石柱上老吴刻出记号,不禁带着哭腔对戚路说:“完了,我们要被困在这个鬼地方了。”

戚路安慰她说:“绝对不会,我们一定能出去的。”

“怎么出去啊,我……”丁晓岚还想埋怨几句,却发现曼珠杏目圆睁,带着怒意朝她看来,吓得赶紧住了嘴低头不语。

戚路见她一副委屈样不免有些心疼,于是强作笑颜问她:“肚子饿了吗?要不我给你点干粮吃。”

见丁晓岚撅着小嘴点了点头,老吴哈哈大笑起来。“小丁,不说吃饭我还真忘记了今天都没吃过东西了。”说完他竟像变魔术一般从背包里拿出一只箔纸包好的烧鸡。

丁晓岚本就饿得身体乏力,此时看到老吴手中的这只鸡,顿时把之前的不快抛到了九霄云外,她伸手夺过就往嘴里啃。

“哎呀,我的小祖宗,你也太心急了!”老吴赶紧把烧鸡从她手里夺了回来,说:“这鸡都冻得像冰块一样,你也不怕把牙齿咬坏,我还是找点柴火,先用火把它烤熟。”说完他招呼戚路和他一起去寻些干柴。

“哼,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穷开心。”话虽是这样说,曼珠也没有袖手旁观,她红袖一挥,他们脚下就出现一堆枯干的树枝,跟着她用玉指朝着树枝一点,顿时干柴之上便冒出了青烟,火苗也随之燃烧起来。

“多谢夫人。”戚路谢过曼珠之后就架起了一个支架,把烧鸡放在上面熏烤。

老吴掏出了那个不锈钢酒壶,一边喝酒一边查看周围的动静,谨防着敌人来偷袭。

突然,他的目光怔住了,眼睛直盯着这堆火势正旺的柴火。

“有什么不对劲吗?”正在陪丁晓岚说笑的戚路见老吴这副失神模样,赶紧开口相问。

“你看这烟,有点奇怪啊。”

“有什么奇怪的,它熏得你难受?”话声刚落,戚路就像是发现了什么玄机,赶紧站起身来,顺着这烟飘起方向朝上望去。

这时众人才发现了其中的蹊跷,原来这木柴燃烧出来的黑烟飘动的方向和寻常的烟雾有点不同,它先是向上飘去,然后就凝聚成团统一朝着正南方飘散而去。

丁晓岚诧声发问:“现在又没有风,为什么烟会飘向同一个地方?这有点不符合常识啊。”

老吴却是大笑起来,欣喜地说:“哈哈,原来这个阵法是混元一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