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请上山

转眼激战了十数合,对方阴爪功十分了得,嗤啦一声,将杨仙茅一条袖子扯了下来。幸亏杨仙茅反应快,要不然手臂也要被他爪子划出几道血槽。

杨仙茅立即一弹手指,一枚无影无形的梅花针射向对方的咽喉。那壮汉一侧身,梅花针几乎贴着对方的脖子射空了。

壮汉冷声道:“你竟然学会了冯秋雨那臭娘们儿的漫天花雨?不过只能射出一根针,奈何不了我的。”

杨仙茅听到这话,顿时明白,冷声道:“原来你们是熊锋的三个护院。”

长弓壮汉慢慢揭下了脸上的黑纱,果然就是熊锋的护院秃鹰高。

杨仙茅道:“既然你们三个露了面,熊庄主熊锋他怎么不出来?”

秃鹰高回头望向排列成行的喽啰兵,打了个手势。喽啰兵立刻左右分开,从后面缓步走出两个人,为首一个,身材高大魁梧,身穿一身黑色劲装,只是右眼缠着一条黑色的绷带,正是熊家庄庄主熊锋。而跟在他身后的,则是一个身形苗条梳着双丫髻的少女,身后跟着一头黑熊,正是熊锋的女儿熊金枝。

只不过那头黑熊不是以前的了,比原先的那一头要小得多,走起来也不甚威风。只不过,一双滴溜乱转的眼睛依旧一般凶狠。

眼见熊庄主露面,那边正在厮打的两队人马各自分开回归本队。

熊锋径直来到杨仙茅面前,抱拳拱手说:“杨公子,老夫这厢有礼。”

先前在熊家庄,熊锋差点一飞锤将杨仙茅砸死,而此刻却彬彬有礼,倒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不过杨仙茅大致已经猜到对方为什么对自己如此恭敬,拱手道:“熊庄主领着一帮人马假扮山贼拦住我等去路,却不知所为何故?你不是看中我们行当中的些许银两吧!”

“杨公子说笑了。我们其实也不是假扮,而是已经真的落草为寇,叫我们山贼也没问题。刚才他们三个说他们出手就足够了,看样子还是不行。”

一听这话,狸猫孙和铁头张都是一脸愧色。

熊锋拱手道:“老夫想请公子上山有事相求,你的随从可以自行离开。公子请放心,老夫可以发誓,保证你的绝对安全。

杨仙茅转头望向取下了面纱的铁头张,笑道:“你的眼睛,没事吧?”

上次杨仙茅用石灰洒到他的眼中,铁头张转胜为败,最后狼狈逃走,幸亏逃得及时,用菜油清洗之后眼睛倒没有大碍,但是这奇耻大辱一直被他记在心中,只是这一次熊锋已经说了,不得伤到杨仙茅,因此他没有直接跟杨仙茅打,生怕一个不留意,失手将杨仙茅打死,那可就惹下滔天大祸。所以,只是跟韩雪娥拼杀,却不料他跟狸猫孙两个人也没办法制服韩雪娥一个人,加上阮彩云之后,两人更是节节败退。

听到杨仙茅问起这件事,铁头张不仅恼羞成怒,指着杨仙茅说:“你等着,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只见熊锋身形一晃,便已经到了铁头张面前,啪啪两记耳光,清脆而响亮,抽在铁头张脸上,又迅疾回到了杨仙茅面前。这一来一去犹如鬼魅一般快捷,当真令人骇然。

铁头张如此武功居然没有丝毫反应,脸上就已经被熊锋抽了两记耳光,顿时高高的肿起,脸颊左右两个红色的掌印赫然在目,嘴角都挂着血丝。

等到熊锋已经回到了原位,铁头张这才反应过来,啊的叫了一声,用手捂着脸,惊恐的望着熊锋。

熊锋没有看他,背着手淡淡的说道:“谁敢对杨公子不敬,下一次我就直接拧下他的头!”

铁头张这才知道,自己这两耳光是因为刚才自己威胁了杨仙茅,而熊锋正请杨仙茅替他治眼睛,如何能容忍别人对神医威胁呢?自己也真是太没脑子了。铁头张赶紧涨红着脸,低着头连说不敢,再也不敢。

杨仙茅眯着眼瞧着熊锋,心里骇然,对方武功之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要他出手,自己所有人加起来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除非冯秋雨能从天而降,但是却不知道她去向何方了。

熊锋说:“杨公子,今日我是诚心请公子上山,替老夫把眼睛治好。若是公子能治好老夫的眼睛,老夫除了重重酬谢之外,还可以答应公子的一个要求,比如帮你杀一个人,这个人除了我的至亲之外,其他任何人我都可以答应。我刚才的武功也看见了,这个世上要是我杀不了的人,还真没几个,不知你意下如何?”

杨仙茅摇了摇头说:“第一,我没有本事治好你的眼睛;第二,我暂时还不缺钱;第三,我也没有什么要必杀的人,而且我们行医之人是治病救人,而不是随意杀人。好了,我的回答完了,庄主能否放我等过去?”

熊锋背手仰天翻着一只独眼,望着被树影遮挡了大半的暗淡的天空,冷冷说道:“你刚才说了三点,我只说一点,那就是,你什么时候替我治好眼睛,我就什么时候放你走。你应该知道,我熊某人说这话一定能做到。”

杨仙茅感觉到全身一阵发冷,以熊锋的武功,要把自己用强抓走,自己这一帮人是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反抗的。熊锋除了太溺爱自己的女儿,而她女儿草菅人命不是个东西之外,熊锋本人还是多少让人值得敬佩的,他不愿意做亡国奴,不愿意归顺大宋,宁做吴越国的鬼,不做大宋国的人,这种忠心是值得敬佩的。所以,替他治伤倒也没有违背杨仙茅基本的做人的准则。

更何况眼下,他除了答应对方的要求之外,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应对之策。眼下只能按照冯秋雨当时交代自己的,能治就给他治,治不好他也不会为难自己,只要用心。

所以杨仙茅背着手说:“那我也简化成一句话。我可以替你治,但我不敢打包票能治好,我会尽力。另外,你不能伤害我的亲人和朋友,否则,你会自食其果!”

熊锋当然知道杨仙茅这句话的意思,因为他要让杨仙茅给他治眼睛,如果杨仙茅要在治疗上下点手脚,要他的命也并非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