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人道

中川广从山田阿部最后发回的电报中已经得知山田联队遭遇火攻的事情,他当时就有点懵,而在联络中断以后,他还心存侥幸。他对那里的地形了解一些,清楚那里并不存在森林或者草原什么的,也许会有野草或者芦蒿什么的,但是他不认为那足以消灭一个联队。日本人有时真的很狂妄自大并且不长记性,中川广无疑是其中的典型,和他的很多同僚一样,潜意识里,他依旧以1937年的目光看待现在中日局势。在这种目光下,日军一味的强大,依旧战无不胜,而中国军队照样羸弱。于是他们心中这样的观点便根深蒂固,以为一个日本士兵足能比得上三个中国士兵,以此类推,学兵军要想消灭日军一个联队,那么就至少得出动两个师的部队,而且还要这个联队的指挥官够蠢,会乖乖的一直待在原地被动挨打。中岛联队被全歼,因为中岛纯茨发回来的信息有限,中川广便以为他们是遭了学兵军优势兵力的围攻,而南昌一带学兵军总兵力就这么多,中岛联队吸引走了那么多兵力,学兵军哪还有富余兵力来对付山田联队?两张照片其实并不能说明太多,但是照片上一个鬼子兵被烧死的面部表情的特写,却让中川体会到了那种绝望和恐惧,他想象着这个士兵在火海中挣扎嚎叫,最终却只能再无限痛苦中死去,他的心中油然而生一丝寒气。

“阁下,我们是不是向阿南司令官请求战术指导,我们现在这点兵力,并不足以抵挡支那人,”铃木庆野小声建议。铃木和中川不同,中川看到照片后的第一反应是感觉受到了挑衅和威胁,他却想起了部队高层中有关学兵军“战犯记录”的传说。欧阳云强调对在华日军所犯罪行进行记载,并且不止一次的在公共场合发出强音,称要在战后对战犯们进行清算,因为之前已经有了被学兵军抓捕的日军高官接受公审并且被凌迟的先例,故,虽然东京大本营有严令不许驻华部队谈论相关事体,这事还是传开并且产生了一定的威慑力。甚至于有人认为,冈村宁次之所以在华北严肃军纪,就是因为受此影响。中川的设想里,一旦奇袭计划失败,并因此出现兵力不足的问题,他就会裹挟九江中国百姓进行防御战,从而让学兵军投鼠忌器,不敢出动优势兵器,只能进行人海战术,而在他看来,单论士兵素质,皇军是强于学兵军的。那么,此战胜败将在五五之间。现在回头看,中川制定的奇袭计划,更好似主动将两个联队的部队送给学兵军去围歼。而因为他们对中国平民的屠杀,非但没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反而引来了学兵军的雷霆手段报复,实在是得不偿失。

中川广阴沉着脸没有说话,阿南惟几手上的兵力确实有富余,但是因为他制定的计划是长沙方向为主,九江为辅,给他布置的任务只要坚守九江超过一定时间就行,现在因为他贸贸然选择主动出击,结果造成兵力大损,他很担心现在向阿南惟几求援的话非但不会得到增援,反而会失去在九江战场的主导权。“我们现在还有七个联队共两万五千人,支那人号称八万,但是经过这次奇袭以后,他们肯定会留出一定的兵力驻守各地要冲,那么实际上能够投入九江攻防战的部队将不会超过五万人。作为防守一方,我们是有优势的,因此,我以为我们审慎一点应该可以完成司令部交代的任务,”他想了一会慢慢说道。

铃木庆野见他还拿奇袭说事,心中焦急,道:“可是阁下,支那人有制空权,战车也比我们先进,而且他们是本土作战,我,我不认为我们能够坚持到长沙战场决出胜负!”

“我刚才说过了,不用担心这些,正因为这是在支那人的土地上作战,所以,只要我们控制住九江城内的支那平民,他们根本就不敢出动空军还有强火力武器。铃木君,这个建议不用再提了,有这个功夫你还是替我跑跑部队吧。支那人想用传单攻势可以瓦解皇军的心防,我们必须防范下面的士兵情绪出现波动。告诉他们,这正是支那人心虚的表现,说明我的决定是正确的……”

一把大火烧死溺毙了日军一个联队,当现场照片被学兵军辖境内的各大媒体登上报纸首页以及搬上电视屏幕,各地抗议风潮终于有所止息。而令欧阳云没想到的是,这些照片居然会引发学兵军所属媒体记者和西方媒体记者有关战争和人道的大论战。日军发动秦岭作战,兵锋已经进入四川,这让陪都重庆的安全形势急剧下降,在此严峻形势下,西方常驻中国的很多知名媒体选择搬到广州以继续报道中国的抗战。这些媒体,美英两国居多,其中既有持鲜明态度站在同盟国立场上的,也有一些事单纯的为新闻而报道。而即使是态度鲜明站在同盟国立场上的,当他们看到那些鬼子兵被烧死后的特写镜头后,他们依旧发出了与中国媒体人既然不同的声音“太不人道了,站在中国的立场上,日本士兵虽然是他们的敌人,但是毕竟也是活生生的人,作为军人,他们倒在枪炮下是天经地义的,我想日本士兵也早就有了这个觉悟,但是,学兵军居然采取这种方式杀死他们,我以为这严重违反了《日内瓦公约》,是反人道的……这实在人类走向文明道路上的一次倒退!”这是一个英国记者欲发到新德里的新闻报道稿,该报道稿送交学兵军总政治部审批的时候,负责的军官不敢擅专,立刻向吉星文请示,吉星文看了一遍以后,狠狠的在该稿件左上角画上一个叉叉,然后又再写上一行字:“记者先生在考虑日本士兵是否得享战争人道的时候可曾为武宁县那些死难的中国百姓想过,他们何辜?”

新闻稿被打上叉叉,那就是被否定不许报道的意思,此前这类事件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往往,外国记者做一番修改再送审就能通过,然而这一次不知道这个英国记者脑袋抽筋还是怎么回事,居然固执已见。而因为学兵军对有关军事的新闻报道一向控制得很严,早就引起了西方记者的不满,再加上重庆来的西方记者大量聚集于广州,于是此事很快闹大,引得十余名知名记者集体闹到了学兵军总司令部,扯起条幅抗议,要求欧阳云亲自答复。

(老毒物:老毒在这里祝所有书友双节快乐,祝兄弟们阖家团圆,工作更上层楼,腰包鼓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