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愿赌服输

7月,晚8点。

“那个……您行行好,给我一块钱呗!”

此时,林可儿伸出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可怜巴巴的在“君悦会所”门前……乞讨。

没错,就是乞讨!

林可儿也很无奈,原本今儿个是实体书出版的好日子,她在北京城办签字售书会,在北京城的老同学钱小小为她庆祝,尽地主之宜。

这高兴的日子免不了要喝酒,老同学相聚又介绍一群朋友给她,她自然是来者不拒的一杯又一杯。

酒过三巡,有人提议要玩儿游戏助兴,她也高兴的应了。

怎奈,财运指数飙升,时运却很不济,两局下来便败下阵来,赌注是在会所门口朝行人讨要一块钱。

一众损友监督。

钱小小瞧着林可儿憋屈的样子笑的是前仰后合:“你顶着一张狐狸精的脸却做小白兔的可怜模样,哈哈!快去快去,大点声儿。”

钱小小的形容没错,林可儿一张巴掌大的鹅蛋脸是标准的古典美人坯子,肌肤胜雪,偏又一双桃花眼生的极美,双目尤似一泓清泉,顾盼之际,自有一股清灵之气,让人为之所摄,不敢亵渎。

但那冷傲灵动中又颇有勾魂摄魄之态,让人不能不为之魂牵梦萦。

称之为狐狸精一点不为过,可叹老天爷是个偏心眼儿的!给了林可儿一张人神共愤的脸,又让她一朝麻雀变凤凰发了大财!

这不她一个名不见经转的小作者熬出了头。

林可儿在陆小小的催促下蜗牛般挪动着步子,声如蚊呐:“行行好,给我一块钱呗!”

“呦!这年头还有乞讨的呢!还是个漂亮的妞儿!来,哥哥给你,要多少给多少。”一阵戏虐的声音传来。

林可儿仰天长叹,时运不济,时运不济,这吊儿郎当的音色一听就是个不学无数的。

北京城向来藏龙卧虎,怕别惹上个难缠的,思及此,林可儿转身便走。

“哎~别走嘛!小妹妹!”林可儿低头瞧着手腕处男人的手,果真难缠。

林可儿拽了拽自己的胳膊。

未果。

转头瞧着对面的男人,一身蓝色条纹西装,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着,风情万种形容也不为过,眼底有些青黑,一瞧便是个温柔乡里摸爬滚打,体虚的!

“先生,麻烦放手!”林可儿扯了个笑容出来,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

岂料,这一笑惹的对面的男人怔了怔,心像被猫抓过一样痒痒的难耐,更不会放手了。

林可儿本就身材娇小,小鸟依人的模样正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想要占为己有,正应了她的名字……可人儿!

令他欲罢不能!

“小妹妹!你不是要钱吗?我可以给你,随你开价!”

男人这话说的颇有诚意,但在林可儿听来却变了味儿。

当即沉下脸色:“不好意思,你还真付不起!”

“你!”男人也微微沉了脸色:“你不是要钱吗?你要钱我要你!这交易各取所需!”

有钱人的圈子里养个女人是常见事,有幸碰到林可儿这样的绝色,男人也不在乎钱,倒是愿意随她开价!

钱小小等人瞧见这头起了争执,快步赶来询问:“可儿,怎么了?”

林可儿嘟嘴,下巴朝手腕的方向点了点:“遇着色狼了!”

“呵~”

一声轻笑从“色狼”后头传出,林可儿抬头去瞧,一行五个男人,均身着西装,质地不凡,瞧着便知非富即贵。

林可儿有些怂了,还真不是她能惹的起的。

那轻笑的男人目光淡淡的扫视着她,林可儿望去,她看见一双深黑冰凉的眼眸。

那眼眸生的极美,飞扬入鬓,转动时流光溢彩,夺人眼眸,但更灿烂的是那人的容颜,深邃的轮廓,高挺的鼻梁,似斑斓人间美景浓缩,俱凝聚在一人眉宇之间。

但深深望去,他虽在笑,那眼底深处却是化不开的森凉。

“秦总?”

林可儿被钱小小的惊叫声拉回神,转头瞧着钱小小盯着依旧紧攥她手的“色狼”喊秦总?

“你认识?”林可儿询问。

钱小小趴在林可儿耳边咬耳朵:“他是我老公的大客户——秦铭,秦氏的公子爷,向来风流,我老公的业绩都靠他,你可别惹急了他。”

“大姐,是她在惹我好吗?”

林可儿无奈的耸耸肩,此时还真是有些想念爽儿,那才是真正的闺蜜,这种情况下她不会害怕她惹毛了别人,只会担心她会不会受委屈。

虽心里有些失落,但也确实不好让钱小小老公吃了连坐的罪。

于是,转头对着秦铭开口:“秦总,你打算抓着我到什么时候?”

“到你答应做我的女人为止。”

回答的还真是干脆且……不要脸皮。

“满大街找女人?秦总这爱好我还真是不敢苟同。”林可儿眯着眼,笑的有些不屑。

“你,我要定了!”秦铭用力一扯,将林可儿扯入怀中。

这个圈子里谁不知道他秦铭就好这口,他想要的女人历来都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头次碰见个这么有挑战性的,自然不会轻易放手。

“交易不成,改成强抢了吗?秦氏的教养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林可儿反唇相讥。

“呵~”

又是一声轻笑,总笑个毛啊?

“小丫头,倒是个牙尖嘴利的,公关部若都是你这样的,怕是解决什么难题都不在话下。”

林可儿腹诽:也不瞧瞧姐姐是靠什么吃饭的。

“秦铭,放开她!”男人开口替林可儿解了围。

秦铭不大情愿嘟囔了句:“陆少,我瞧上她了!”

“瞧上就大大方方追,你是强盗吗?”

被称作陆少的男人倒是说了句人话,林可儿不由对他有几分刮目相看,也不由对方才将他一行人归划为近墨者黑的态度感到抱歉,着实不应该一杆子打翻一船人。

秦铭虽不心甘情愿,但也终是放了手,林可儿晃了晃有些发红的手腕,怒目瞪了他一眼。

陆少瞧着林可儿嘟着嘴唇,有些可怜巴巴的模样挑了挑眉:“小姐是游戏输了吗?”

林可儿赞赏的点点头:“先生眼力不错!”

陆少瞧了瞧林可儿身后一众瞧好戏的损友,给了她一个很显然的眼神。

林可儿无奈摊了摊手:“愿赌服输!”

林可儿盯着陆少在口袋里掏出钱包,顿时喜形于色的对一众损友挑了挑眉头,嘚瑟的呢!

陆少打开钱包翻找一遍后重新揣进兜里,林可儿愣了愣,瞪大一双乌溜溜的桃花眼懵了,这波操作,这大哥莫不是耍人玩儿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