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以身相报

陆慕辰伸手抓住林可儿胡乱在包里翻找的手,迫使她抬头迎视他。

“准确的说,我是来找你报恩的?”

“嗯?”

林可儿疑惑的瞧着他幽深的眼眸,他的眼睛似乎有种能将人溺毙其中的魔力。

“我刚才帮了你,你不该报答我吗?”

此刻的陆慕辰话语间有些循循善诱的意思。

或许是生意桌上运筹帷幄养成的好素养,总让人压根不想拒绝他,无论他所谓的报答是什么。

“该!”

知恩不图报不是她林可儿能做出来的事,想她也是个21世纪的君子,岂能落个白眼狼的名号?

陆慕辰笑了,这一笑迷的林可儿更加晕头转向,她承认她确实是个颜控,且他又是个颜值逆天的。

“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

陆慕辰低头附在林可儿耳边,喷洒而出的气息灼红了林可儿的脸:“我要你……”

之后的事情发生的顺其自然,自然到二人一路上了顶层总统套房。

夜,带着醉人的气息和微微桃花色……

…………

“秦铭说的不错,你果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

伴随着一声轻叹,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帘的缝隙丝丝缕缕照射在地毯上。

陆慕辰拿起手机拨通电话,低头瞧了瞧熟睡的林可儿,声音轻缓:“陈允,我要林可儿的全部资料。”

“总裁,重名的会很多!”听筒那头陈允有些暗哑的声音,想来是还没睡醒。

“昨天沿街乞讨那个。”

“是,啊?”缓过神来的陈允瞌睡虫全无。

“总裁,为什么突然察那位……”

“嘟嘟嘟!”

话还未说完,陆慕辰便挂断通话。

陈允盯着手机愣了两分钟,也没得出恰当的答案。

索性起身去察林可儿的资料,他这位顶头上司向来难测。

陆慕辰伸手摁下遥控器按钮,窗帘重新合拢,将卧室笼罩在黑暗中。

床上一对男女相拥而眠……

————

上午10点。

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一遍又一遍。

锲而不舍。

林可儿从轻柔的蚕丝软被中探出手,向声音来源处摸索着。

抓起手机胡乱按了接听键,眯着眼放在耳边:“哪位?”

“夭夭,好消息!”

亢奋的尖叫声响起,林可儿将听筒往旁边挪了挪,避免了耳朵被荼毒。

能叫她夭夭的定然是她亲爱的主编大人陶乐。

因为林可儿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作者,笔名——桃?夭夭。

“什么好消息啊?”

林可儿微微睁开双眼,伸了个懒腰,音色里有丝慵懒。

陶乐的声音透过听筒急匆匆传来,大有席卷之势:“有人要买你的影视版权!”

“什么?”

林可儿腾一下从床上坐起:“才得了出版费,紧接着又有人要买影视版权,姐姐我是交了什么好运。”

兴奋的不能自已,以至于忽略了自己暴露在空气中未着寸缕的肌肤。

“就是说啊!你今天就先不要回去了,刚才我和对方约好了,下午两点面谈!”

陶乐的雀跃丝毫不比林可儿少,做这一行的都懂,林可儿的报酬是与她息息相关的,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正是如此。

“好的!地点在哪里?”

“帝豪会所西餐厅,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陶乐的询问声传来,彻底归拢了林可儿的意识,低头瞧瞧光滑白净的上半身,没有一片遮盖物。

林可儿深吸口气掀开被子。

“啊~”

一声大叫震的陶乐紧忙将手机挪远,掏了掏耳朵,陶乐才开口。

“你是不兴奋过度了,我也很兴奋,再说了,你刚才为什么不叫?现在来一嗓子震的我耳膜疼,反应怎么还迟钝了……”

陶乐还在听筒那边碎碎念。

林可儿捂着胸部,颤巍巍说道:“主编,我还有事,下午见。”

挂断了通话的林可儿又掀开被子重新确认一遍。

现实很残酷。

她确定以及肯定全身上下,从头到尾一个布丝儿都没有。

除了脚踝处的一贴膏药……

林可儿有个毛病,喝大了容易断片,昨天晚上如何滚床单的细节她记不清了。

但她清楚的记得她跟一个男人上了床,那个男人是用一元钱替他解围的陆少。

并且,这个床单滚的很舒服……

思及此,林可儿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拿起手机调出相机,照了照自己白皙的小脸蛋,念念有词:“果然一脸色相,说什么自己不是知恩不图报的人,这下好了,以身相报个彻底。”

“啊~林可儿啊林可儿,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儿,虽然他是个绅士帮了你,虽然他长得很帅,但你怎么能被美色所诱,糊涂啊!”

胡乱抓着头发,踢腾着腿嚎叫着,正悔的肠子泛青的时候,手机再次响起。

“人呢?”

楚爽有些不耐的询问声。

“床上。”

林可儿心不在焉的应着。

“什么?林可儿,你大爷!我在机场等你,你告诉我你在床上,来来来,你跟我说你在哪个王八羔子床上。”

楚爽的暴怒声令林可儿有些心虚。

“我在我自己床……”

“你放屁,那昨晚上打电话你怎么不接?除了那事做的正激烈外,你给我说说还有什么理由,林可儿,你行啊你,出趟门放飞自我了,胆子大到敢去艳遇了。”

楚爽的怒斥声透过听筒噼里啪啦砸进林可儿耳朵里,同时砸进心里,反倒令林可儿觉着温暖。

楚爽是担心她才会这么气势汹汹的逼问。这就是她们之间的友谊。

“嘻嘻,爽儿,爱你呦!”

林可儿嬉皮笑脸的讨好声。

“神经!”

明显的,楚爽的语气缓和了些许。

“你说你在机场吗?我昨儿个喝多了,误了登机,对了,还有我这几日回不去了,刚才主编通知我,有人要买我的影视版权,我得在这呆段时间,处理完了后续事宜我再回去!”

林可儿将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好友。

楚爽停顿了一会儿后嗷一声大叫:“妈呀,发财了,发大财了。”

惹的机场内众人纷纷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她。

反应过来的楚爽尴尬的低着头快步走出机场大门,以至于中途撞到了人……

边捡起对方被她撞掉的手机嘴里边不停念叨着:“太好了,太好了,终于熬出头了,等你回来姐姐非得跟你大庆三日,不醉不归!”

“不要提酒字,我昨儿晚上酒后乱性了!丢人都丢到首都来了!哎……”

林可儿仰躺在大床上,瞅着低调奢华的吊顶跟楚爽抱怨着。

“那人是谁?”

林可儿仰天长叹:“我只知道他姓陆,其余的一概不知。”

“林可儿,你去死吧,气死我了。”

不给林可儿开口的机会楚爽就将通话挂断了。

随后,一条微信进来,林可儿点开,是楚爽发来的语音,语气不善:“现在起床,去医院检查一下你的心肝儿肺还在不在,顺便查个艾滋病!”

林可儿撇了撇嘴,想说她小题大做,关心则乱,若是缺了心肝儿肺还能好好跟她说话吗?早疼死了。

再说了,他带着taotao呢好吗!

虽这么想但还是不由自主的低头检查,她浑身上下虽光溜溜的,但确定没有刀口,才深呼了口浊气。

------题外话------

最近风头紧,一夜情细节改了无数遍,最终仍是被禁。

想看林可儿如何被诱拐到床上,如何甜蜜撩人,可以进群,我在群里私发给大家看。

1141111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