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胆肥失踪

顺带拍了一手好马屁:“啧啧啧!瞧瞧,瞧瞧这丰神俊朗,英俊倜傥的,就连这普普通通的领带经过我这一双巧手系在陆少身上就显得很是与众不同,陆少果真不同凡响,不同凡响!”

还不忘捎带脚夸自己一番,也好让他领自己的人情,早些放自己离去。

却忘了,和陆慕辰斗她永远甘拜下风,对方只一句话就让她泄了气。

“哦?几百万的领带在你眼里都是普普通通了?”

欠揍的声音传来,林可儿尴尬的干哈哈两声:“呵呵,玩笑,玩笑。”

她一本小说版权也就几百万而已,得消磨她多少时间精力,竟被这人随随便便挂在脖子上?

人比人气死人啊!

林可儿重新坐回餐桌上,张妈端上来米粥,汤,还有热气腾腾的包子和各式各样的小西点。

果然有钱人的生活品质就是高标准,连早餐都这么丰富。

张妈把食物都摆放好后,对着林可儿开口:“先生吩咐我多做些种类,不知道你爱吃什么?怕不合口味!”

“太麻烦了,张妈,我不挑食的,您受累了!”

林可儿从小和姥姥姥爷一起长大,打小就养成尊老爱幼的好习惯。

张妈看林可儿是怎么看怎么喜欢,这孩子真好,先生是有福气的。

抬头去看先生,被他脖子上的伤痕吸引住目光,担忧的询问:“先生,你怎么受伤了?看医生了吗?”

陆慕辰喝了一口粥,瞥了眼埋头吃饭假装没听见的林可儿一眼,闲闲的语气回话:“不小心被狗咬了一口,一会儿去打个狂犬疫苗就好了!”

“噗~”

林可儿没憋住,一口白粥悉数喷出来,全朝陆慕辰的方向招呼过去。

陆慕辰上半身没有幸免的地方,脸上还粘了两个米粒儿!

看着陆慕辰渐渐黑成炭的脸色林可儿慌了,可要知道他是个洁癖啊!这下她非死无全尸不可。

忙站起身小跑到他身边,伸出小手扒拉着他脸上的米粒儿,边诚恳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你放过小的,我来世做牛做马报答您!”

“来世?谁知道有没有来世?你分明在诓我!”

姓陆的历来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他这一句话出口,让林可儿直发懵,不知这祖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嗯?”

愣愣的看着他。

陆慕辰抓住林可儿仍旧在他脸上划拉的手,眼底幽深注视着她,一字一顿道:“我要你今生报答!”

张妈作为过来人,很有眼色的招呼佣人们到外头去打扫。

屋内独留二人维持着刚才的动作,有些僵硬。

林可儿扯了扯嘴角:“那个,我不是正在‘报答’吗?”

陆慕辰心知肚明林可儿口中的报答是何含义。

于是,语气微沉,纠正:“除了身体,我还要你的心。”

这大清早,突如其来的煽情是为哪般?林可儿脸皮儿红的像煮熟的虾子。

“要我的心?不要,我把心给你我就死了!”

林可儿捂着胸口,一脸防范的看着他。

陆慕辰伸手圈住林可儿的腰身,一个用力,将她身体安放在自己腿上,恶趣味的将胸前米粒儿都蹭到她身上。

嘴里不忘警告:“小东西,不要跟我装傻充愣卖糊涂!”

林可儿没再接他的话茬,只小脸皱成一团嫌弃的揪着自己的衣服嘟囔着:“脏死了,我要去换衣服。”

起身,朝楼上走去。

林可儿深知他这种大少爷可以和他有**上的接触,但绝对不可以把心交出去。

他有多出色,就会让林可儿生出种她有多卑微,有多不配的自卑。

或许,他此时的做法只是有钱有体面的人无聊时寻乐子的一种方式,她赌不起,在她经历过一场失败的恋爱以后。

就如她所说,心交给他怕是她会死。

只不过是此“死”非彼“死”,心的消亡才最可怕。

反观坐在餐桌前的陆慕辰眯眼看着逃也是跑上楼的林可儿,嘴角勾起抹弧度。

“小东西,还想跑?”

——————

林可儿穿戴整齐再下楼时,陆慕辰已经走了。

临走时交代张妈:“以后饭菜就按可儿的喜好做。”

张妈递给林可儿她的手机和电脑,说:“先生让我把这些交给你,嘱托我传话你可以回去工作,但要记住答应他的事。”

林可儿接过手机,开机的一瞬间手机被无数条消息挤爆。

不外乎来自身边的亲朋好友,大多数是易阳和邓鑫还有吕灵灵。

林可儿先给吕灵灵打过去,嘟嘟嘟几声后通话接通。

“可儿,我以为你失踪了!”

吕灵灵在那头无精打采的说着,声音里带着睡意。

“先别说我了,你家公司怎么样?”眼下这才是林可儿最担心的。

“好在缓过来了!可儿,我竟然不知道缠着你的大佬有这么牛逼,你知道他是……”

吕灵灵话说到一半,手机里就进来了另一通电话,来自邓鑫。

林可儿想着已经知道吕家的公司化险为夷了,就匆匆交代了句:“灵灵,我还有事,回头再聊。”挂了电话。

眼下她并不知道她打断的吕灵灵的话对于她而言是人生的另一个转折,也完全颠覆了她对陆慕辰的认知。

刚接通邓鑫的电话,就听那头劈头盖脸的怒斥砸过来:“林可儿,你胆子肥到敢玩失踪了,留下个字条就敢一声不响的走了?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去哪儿了?”

林可儿瘪着嘴等待邓鑫那头平静下来,才重新把话筒挪到耳朵旁边。

“来,你给我说说。”

邓鑫留下这一句话后,就不吱声了,等着林可儿解释。

字条?

什么字条?

转念一想,有可能是陆慕辰留下的,这家伙还挺会断后的。

于是,林可儿开始了胡编乱造:“哥,你别生气,我突然有些急事就回北京了,凑巧手机又坏了,这不才解决完我就赶紧和你联系了!”

“和我联系?是我联系你的好吗?”邓鑫轻哼。

林可儿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这个时候了,就别挑字里行间的毛病了,我今天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