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傍大款吗

“我去查!”

吕灵灵自告奋勇的举手,拿出手机噼里啪啦一顿发文字。

一个小时后,211艾米家里,4个女孩儿等来消息。

陆慕辰并没有什么绯闻对象,不过有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女孩儿总是去军区大院老首长那里,老首长也很喜欢她。

有时候陆慕辰也会去那里,三人一起用饭。但再深一层的关系就挖不出来了。

这一点引起4个女孩的过分重视,但艾米率先告诫众人:“这件事只是我们的猜测,或许是亲人朋友都不一定,先别跟可儿说,不要凭白影响她们的关系。”

殊不知,一向在生意场上杀伐决断的女强人艾米也有失算的时候。

或许是因为崇拜陆慕辰超群的个人能力的原因,又或许觉着好友需要这样出色的人来般配。

所以,潜意识里思维偏向林可儿一方,凡事往好的方面想,才影响了正常的判断力。

——————

繁华里,213室。

林可儿走到门口,输入指纹解锁开门进去。

边往里走边嘟囔着:“你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跑来了,我邻居明天肯定会拷问我的。”

嘟囔了半天也没听见回音,转头去看,陆慕辰正在门边捅咕门锁。

“你听见我说话没有啊?”

林可儿踱步到门边,伸手戳了他一下:“你在干嘛呢?”

“我在输入指纹!”

“你的?”

“对!”

他回答的还真是够干脆!

“你要脸吗?这是我家!你给我撒开!”

林可儿伸手去扒拉陆慕辰像是钉在门上一样牢固的手。

陆慕辰空出一只手臂圈紧挣扎的林可儿,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在密码锁上摁着,随着最后一个动作完成,门锁语音提示:指纹密码已输入成功,欢迎主人入住。

林可儿气的直翻白眼:“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你这叫私闯民宅你知道吗?”

“我这叫男主人回家,你又知道吗?”

陆慕辰松开林可儿进屋,坐在沙发上二大爷一样指使着她:“给我泡杯茶!”

“没有!”

林可儿不鸟他。

“你就这么对待男主人的?”

陆慕辰还真是会抬高自己。

“切!土匪!”

轻哧一声,林可儿转身进了洗手间,不打算再理他个无聊的。

但林可儿着实低估了陆慕辰厚脸皮的程度,在她钻进浴室10分钟后,恰巧在她放好热水脱的精光的时候,陆慕辰钻了进去,她严重怀疑他是卡好时间点的。

林可儿动作迅速的钻进浴缸,若隐若现的身躯随着水波的晃动展现在男人眼底,神秘且撩人。

陆慕辰眸色猩红的扯掉衬衫,西裤,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钻进浴缸中,从后环抱着林可儿泡在热水中,身体和心是相通的舒适。

靠在陆慕辰怀中的林可儿看着拉门,心里暗暗决定,明天要换个带锁的门才好。

在此刻暧昧的气氛中,她还有闲暇顾及其他,她不由得很佩服自己。

然而,神游也只一瞬,下一秒就被陆慕辰到处作乱肆虐的大掌撩拨的不知今昔是何夕…………

次日,七点。

陆慕辰才不情不愿的从林可儿的被窝里爬出来,去上班。

听说林可儿不用再去外地出差了,陆慕辰很受用,临走前赏了林可儿一个早安吻,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陆慕辰刚走后几分钟,中华好邻居群里就放出一个重磅炸弹。

吕灵灵叽渣渣的丝毫不给她缓冲:“可儿,姓陆的是帝豪集团的**oss,实至名归的大佬!”

帝豪集团?

他不是帝豪影视公司的ceo吗?

林可儿初来北京城乍到,对帝豪集团并不了解。

于是,拿出了笔记本电脑,不懂的要问度娘。

噼里啪啦一阵敲打后,帝豪集团的简介以及陆慕辰的照片呈现在她眼前。

她足足从头到尾看了不下四、五遍,比当初陆慕城诓骗她签订的“卖身契”看的次数还要多。

庞大的商业帝国都是他的囊中之物,不折不扣的商界首富,也不得不承认他很有能力。

怪不得艾米、邓鑫、易洋都对他恭敬有礼。

怪不得他有能力让陈总的公司破产,让吕家公司股票跌停。

怪不得他那么财大气粗。

原来,一切早就已经有迹可循,是她粗心大意。

呆愣很久后,微信提示音已经响了无数次,最后在艾米的来电下,林可儿缓过来神。

接通:“可儿,你怎么样?”

“艾米,是真的吗?”

林可儿捂着嘴,心里不知名的流露出些许难过。

为的他们身份地位如此悬殊,为的她高攀不起,更为的她已然在泥足深陷时才想自拔。

“可儿,你在难过吗?”

艾米柔声细语的试探。

“准确的说我在自卑!”

林可儿自嘲的笑了笑。

“怪我,如果早一点发现告诉你,会不会好些?”

艾米有些自责。

林可儿笑了:“怎么能怪你,怪的是不知我运气太差还是运气太好!”

最后,艾米说请假在家陪她,林可儿拒绝了,让她安心上班。

挂了电话的林可儿给陆慕辰发了一条短信:“你放过我吧!我离开北京,再不出现在你面前!”

一分钟后,陆慕辰的电话打进来,语气低沉,隐隐有些发怒:“你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瞒我?”

这句话才是林可儿真正想知道的,她想知道他为什么瞒他,难道是像许多豪门子弟一样藏着心眼,怕她见钱眼开,痴缠上他?

“你从来没问过!”

他只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让林可儿无话可说。

确实,她没问过。

还真是怨不得别人。

“我是谁,什么身份,有那么重要吗?”

陆慕辰的声音顺着听筒传过来。

“不重要吗?”

林可儿反问。

陆慕辰沉吟了片刻,语气低沉的让人感到压抑:“我不觉着你是那种人?”

“哪种人?傍大款吗?你瞒着我是怕我看上你的万贯家财?呵呵,你还真是高看我了!”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跟你说是我认为你并不是拜金的女人,并不会在乎我有钱没钱!而且,在花不完的前提下,钱多钱少于我而言并没有概念,没必要特意去跟你强调!”

陆慕辰有些急了,拔高腔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