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一十章 翻牌(一更贺萌主王云N)

轩辕不器闻言,又笑了一笑,然后面容一整,沉声发问,“我就要这么走,你待如何……莫非还想拦着我不成?”

元家真仙问出问题的时候,就早有打算,他也正色回答,“拦不拦的暂且不提,尊驾也是跟颐玦长老一起来的,长老是个主持公道的人……尊驾应该也不想坏了长老的名声吧?”

“呵呵,”轩辕不器不以为意地笑一笑,“懂得绑架颐玦?倒也不是一无是处,不过我还是劝你一句话,格局要大一点。”

他真的没有生气,此前的发作,那也是真君该有的体面,正经是对方的做法,不出他的意料——家族发展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麻烦,谁还能比他更清楚?

为了轩辕家能够重新崛起,他又付出了多少的辛苦?

“格局大一点……受教了,”元家真仙抬手一拱,面无表情地表示,然而,这也不过是个姿态罢了,他不会轻易放弃,“我只是想代表此界的道友们问一句,尊驾还差个交待吧?”

“交待……呵呵,”轩辕不器瞥一眼颐玦,不以为然地笑一笑,“你想要什么交待?”

“随便什么交待都可以,”元家真仙硬着头皮回答,心内也不住地暗示自己:我元家对凝婴丹没有必得之心,不过是代大家讨个说法而已。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撇开患得患失的心态,“只要尊驾觉得,这个交待能让我们满意就是了……如果能展示一下根脚,那是最好的。”

说到底,到目前为止,他还是对对方的根脚存疑,对方若是真敢展示出根脚——我就算现在拦不住你,只要知道是谁拿了这颗凝婴丹,最起码……宣传一下总没问题。

“根脚,呵呵,”轩辕不器又笑,然后看向颐玦,“颐玦啊,他们想知道我的根脚。”

颐玦一摆手,很干脆地表示,“不关我的事……凝婴丹也不是我拿的。”

“呵呵,本来不想吓唬你们的,”轩辕不器似笑非笑地看着元家真仙,然后轻咳一声,“此界有个郭家,郭……向鼎?郭向鼎来了没有?天幕开启时,你家的姻亲托你打听过点事。”

“向鼎长老没有来,”远处一名黑脸膛的元婴中阶发话了,他还真没想到,如此嚣张的上界修者,竟然是郭家的姻亲,一时间感觉鸭梨山大。

他一边苦思冥想,一边硬着头皮表示,“这次天幕探险,距离郭家很远,我们没有参与,所以向鼎长老就没有……咦,您就是、您就是、您就是……”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狂热,“您是那名家族……大能?”

“没什么不能说的,”轩辕不器一摆手,然后看向元家真仙,“我姓轩辕……你满意了?”

“我去!”元家真仙闻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三百秘境家族榜首?”

琥珀界跟上界的消息传递,还是有一些时间差的,而且轩辕家数万年一直雄踞家族榜首,此刻就连天琴的修者,也不都是认为轩辕家没落了,下界的家族只会消息更落后。

还是那句话,不管是做什么的,位列前茅者……也许比较一般,但只要是排第一的,那都绝对不会简单了。

轩辕家做为家族势力的旗帜,对于下界的普通中小势力家族来说,那就是传说,是神一般的存在。

元家真仙都没有考虑到,对方是不是冒用了轩辕家的旗号,直接抬手一拱,苦笑着发话,“原来是轩辕大尊,小修失礼了,您早说啊,不过……轩辕家还会在意凝婴丹吗?”

问出这话之后,他才考虑到这位会不会是冒名,可是转念一想:颐玦长老可不是假的。

这位敢当着颐玦长老这么说,可能是假的吗?

所以这一次,还真不是一般地撞正大板了。

然而话又说回来,如果是别的势力抢走了凝婴丹,元家心里肯定不会舒服了,但是出手的是轩辕家的话,中小家族的心里甚至可能会……生出一股荣幸的感觉,抢我的是轩辕家啊!

嗯?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出窍真尊了?轩辕不器有点不高兴,“本君……轩辕不器!”

我勒个去的,元家真仙忍不住就是一哆嗦,“您是……分神大君?”

别说在琥珀界了,哪怕是在天琴位面,九成九以上的元婴,都没有见过分神真君!

轩辕不器一背双手,不再说话,然后又拿眼去看颐玦——小友,你说两句。

颐玦的性子原本就很冷清,也不习惯给人捧哏,然而没办法,她做为宗门长老,身边跟着一个家族真君,这个事情还真得说一说清楚……要知道,灵植道在此界是有下派的!

所以她只能淡淡地表示,“不器前辈游戏红尘,古道热肠……”

古道热肠的人,会去抢夺凝婴丹?反正你们自己品这个味道,我也不多说。

现场原本是一片寂静,她这么一说,马上就跟开了锅似的,无数人在窃窃私语。

不过那名通道商盟的元婴高阶反应则是不同,知道了颐玦的身份之后看,他一直盯着冯君上下打量,等确认了轩辕不器的身份,他迟疑一下,还是上前一拱手。

“敢问这位小友,可是昆浩界冯山主?”

冯君怔了一怔,眨巴两下眼睛,然后苦笑了起来,“冯山主……应该比我英俊一些吧?”

“不要自夸了,”颐玦冷冷地白了他一眼,心说我都已经自报名号了,你不承认自己是冯君……我可能随便跟一个乾修同行吗?“看过天幕之后也不可能再来了,掩饰什么?”

“好吧,我就是冯君,”冯君无奈地表示,“大家身份都暴露了,也算公平。”

元家真仙忍不住用神念联系郭家的真仙,“这昆浩界的金丹……又是什么根脚?”

黑脸膛的真仙翻个白眼,“我也不清楚,也许向鼎长老清楚一点吧。”

郭家对于不能参与此次探险,很是有点耿耿于怀,以至于天幕结束的时候,最高也就来了一个元婴中阶,别说他不知道冯君的根脚,就算知道也不会说。

元家真仙暗叹一声,情知这次是把郭家得罪狠了,但是……得罪就得罪了吧,遏制郭家原本就是元家的既定方案,而且,郭家也不是没有针对过元家。

反正一个家族想要砥砺前行,有些选择是不可避免的。

至于说郭家攀上了轩辕家的高枝儿,会不会影响到元家?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家族才是根基,姻亲的话……就是那么回事了。

如果轩辕家愿意扶持郭家的话,郭家早就会爆出类似的消息了,至于一直让元家压制吗?

其实就算现在都看得出来,如果不是那颗凝婴丹,轩辕家的真君也未必会亮出字号来。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要看,轩辕不器手上的丹药,会不会给郭家。

然而事实证明,轩辕不器就没有理会郭家,只是看着天幕缓缓关闭,甚至没有再说过话。

郭家的元婴中阶倒是想凑上前,然而不器真君一脸“生人勿近”的样子,他也只是怯生生地打了一个招呼,凝婴丹什么的……根本就没有敢提起。

一天之后,天幕彻底关闭了,但是天象的消散,看起来还要一段时间。

颐玦和冯君也不着急离开……都已经暴露了身份,彻底感受完这次天象不好吗?

这个时候,郭家的长老郭向鼎终于闻讯赶来,“下界小修向鼎,见过不器大君。”

对于这位,轩辕不器就不能不理会了,怎么说也是郭家修为最高的,他可以不放在眼里,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没有任何反应的话,那就是对郭家的羞辱了……

所以他笑着点点头,“既然是姻亲,说什么小修大修这种见外的话,向鼎啊,咱们一向少联系,这次原本也没想着打扰你们,不成想出了一点小意外……”

“大君说的哪里话,您只管打扰就是了,”郭向鼎脸上都笑出花来了,那表情是要多谄媚有多谄媚,“既然是姻亲,不管水里火里……只要您一声吩咐,郭家肯定把事儿办妥了。”

哎呀,感觉有点不妙!轩辕不器心生警觉:这厮好像……也是个没皮没脸的。

慢着,我为什么要说“也”呢?

事实证明,他警惕一点都没有错,郭向鼎那个自来熟……也就没办法说了,一直围着轩辕不器打转,又时不时地感慨下界的艰难,尤其是元婴断层很严重。

轩辕不器嗯呐嗯呐地随口应着,反正绝口不提凝婴丹的事情。

到最后,还是郭向鼎主动发话,“大君,轩辕家这么兴旺……您把凝婴丹卖给郭家成不?”

他也不说白要,真没那么大的脸——难道不能卖给我们吗?

“这个,向鼎啊,”轩辕不器早就想好怎么拒绝了,他一脸的凝重,“我不是不想帮郭家这个姻亲,主要是轩辕家的元婴断层也比较厉害,近百年来,凝婴者还不足二十人……”

“长此以往,前景堪忧!”

(第一更,贺萌主“王云N”,求双倍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