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爱情的恶臭

阿尔文知道消息的时候,正在陪着海拉试婚纱。

摄像机环绕的设计师工作室当中,海拉的设计师独自拥有一个巨大的工作间。

阿尔文走进工作室的时候,差点没被晃花了眼睛。

那些明星名流没空整天待在这里,但是那些没有名气的模特却把这里当成了“战场”。

真的是换衣服不挂帘子,穿着内衣晃荡都算保守。

阿尔文进门的冷风,让附近的一个小模特发出了惊叫……

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位凹凸有致的小模特,阿尔文转身把流鼻血的皮特罗推出了工作室的大门,塞给他几块钱,说道:“去北极转一圈,这里不适合你。”

皮特罗现在还是一个害羞的高中学生,他抹了一把鼻子上的血迹,尴尬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用音速逃离了这个可怕的地方。

看到皮特罗离开了,阿尔文转身带上了墨镜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微笑着重新推开了大门,“目不斜视”的大踏步走向了海拉他们所在的位置。

当中战斧先生虽然被绊了几下,不过这正人君子的姿态确实是做出来了。

海拉所在的工作间不小,阿尔文进去的时候,海拉已经换上了婚纱。

两个穿着纱裙的阿斯加德侍女,分别捧着两个装满了首饰的大盘子站在一边。

看到阿尔文鬼鬼祟祟的探头进来偷看,她们低着头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偷笑。

一个满头卷发,留着整齐小胡子的设计师厌烦的看了一眼阿尔文,然后弯腰贴着海拉的腿帮他整理着婚纱。

那些繁复多层的白纱也不知道有什么好摆弄的,看那个家伙一副不厌其烦的模样,似乎偏了一点都会影响婚纱的美感。

要不是看到这位老兄夹着腿的鬼样子,阿尔文估计自己会一脚踹上去。

摘掉墨镜走进了房间,阿尔文四下打量了一下,斜着眼睛看着海拉,说道:“这里连个更衣室都没有,你这衣服是在哪儿换的?”

说着阿尔文杀气腾腾的看着那个娘炮设计师,让他捂嘴发出了一阵鸭子一样的惊叫。

阿尔文酸溜溜的话,对于海拉来说似乎非常的受用,她笑着转身看着阿尔文说道:“外面那些姑娘们换衣服好看吗?”

阿尔文摸了摸微微发热的鼻子,严肃的说道:“谁会在外面换衣服?还要不要脸了?

我反正一个都没有看到……”

海拉这会儿心情似乎极好,她整理了一下身上略显保守的婚纱,向着阿尔文展示了一下,说道:“你看我现在怎么样?”

说着海拉拉着婚纱的腰身,说道:“我觉得还能紧一点……”

阿尔文无所谓的凑上去在海拉的腰上摸了一把,一本正经的点头说道:“果然,女人的衣服在她们的嘴里都可以在小一号。

美女,吸着肚子还能在插进去一张扑克,我觉得你就不要为难裁缝了。”

“设,设计师……”

那个卷发的娘炮设计师勇敢的抗议了一下,就被战斧先生的威严震慑的重新退回了角落当中。

心情极佳的海拉翻着大眼睛瞪了一眼不识相的阿尔文,然后指着两个侍女手里的托盘,说道:“去帮我选一套首饰!”

阿尔文看着保守的连露肩膀都不乐意的海拉,他笑着说道:“你还需要什么首饰?

头纱一戴上,素面朝天的也好看。

这些首饰算是你财产,还是阿斯加德王室的财产?”

看着海拉的眼睛里已经找不到瞳孔了,阿尔文对着两个个子比自己都高的侍女招了招手,笑着说道:“把最贵的挑出来,其他的都打包,我给你们女王大人存起来。”

设计师痛心疾首的看着阿尔文,把宝石最大的首饰往女王陛下身上挂,他几次想要插嘴,都被阿尔文给瞪了回去。

战斧先生不耐烦的示意两个看起来很能打的侍女,把设计师拖出去“斩了”。

等到大门关上的那一刻,他笑眯眯的在海拉的脸上亲吻了一下,接着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枚龙骨戒指戴在了海拉的手上……

符文之语:和谐

等级 10 精力灵气赋予,+275%增强伤害,+9 最小伤害值,+9 最大伤害值,+160 闪电伤害,+160 火焰伤害,+160 冰冷伤害,+6 女武神,+10 敏捷,法力重生 20%,+2 点法力在每杀一个敌人后取得,+2 照亮范围,等级 20 乌鸦

看着海拉带上戒指之后兴奋的模样,阿尔文笑着说道:“这是我欠你的,希望你能喜欢。”

说着阿尔文用偷偷摸摸的语气,认真的说道:“记得别给福克斯看到,这个她可没有……”

海拉听了用力的搂着阿尔文的脖子,用力的吻了下去。

直到她发现自己的气好像没有阿尔文长的时候,她才仰着脖子死死的看着阿尔文,说道:“福克斯不能有一样的戒指。”

阿尔文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不给姑娘送相同的礼物,是渣男的必备技能。”

海拉的耳朵自动过滤了“当然”以外的内容,她靠在阿尔文的怀里,开心的摆弄着手上的戒指,微微的仰着头蹭了蹭阿尔文的下巴,说道:“谢谢,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

阿尔文搂着海拉的腰,笑着说道:“这可不是一个女王该说的话。

你应该用命令的语气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让你开心起来。

奉旨泡妞的感觉其实还不错,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变态了?”

说着阿尔文看着把头抵在自己胸口不说话的海拉,笑着说道:“这首饰还挑不挑了?

这玩意的宝石跟我拳头差不多大,你要是觉得俗气,我弄一个回去切碎了弄套首饰给杰西卡当嫁妆。”

海拉胡乱的把几件首饰塞进阿尔文的口袋示意他拿走,然后自己抱着阿尔文的腰,似乎非常享受这一刻。

整整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海拉才从阿尔文是怀里挺直了身体。

看着校长大人脸上的笑容,觉得自己丢了面子的海拉恨恨的在他的下巴上啃了一口。

看着明显的牙印,海拉这才满意的笑了笑,说道:“你可以滚蛋了,我知道你有事需要处理。”

阿尔文摸了摸下巴上的牙印,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这样不行啊,没吃到羊肉还要惹一身腥臊,你让我的面子往哪儿放?

这里没有摄像头吧……”

…………

秘鲁山区的偏远小村庄……

辣条小贩冈萨雷斯因为华国的渠道暂时停了,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装载着异形的救生舱,被投放到了山区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面。

知道自己没有能力解决这种问题,冈萨雷斯除了下令家族的战士,把偏远地方的农民都撤回来集聚到一起,剩下的也就只能等待复仇者联盟的人赶来支援了。

听到了门外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冈萨雷斯烦恼的摸了摸让自己头皮发紧的小脏辫儿,然后对着一个坐在轮椅上,双腿膝盖以下空空如也的大美人,说道:“阿丽娜,那个乔丹·贝克福德是个花花公子,你可不能被他给迷惑了!

那家伙换女朋友的速度,比我换内裤还要快……”

说着冈萨雷斯开门朝着外面看了一眼,回头说道:“外面好像出事了,我去看看。

记得千万不要跟那个乔丹·贝克福德单独相处,那家伙是行走的春药,约会就能至孕的混蛋。”

冈萨雷斯的姐姐阿丽娜,翻着大白眼看着自己的傻瓜弟弟,她拍了拍自己的腿,说道:“你两条内裤换着能穿一年,照这个频率,我觉得也还好。

而且什么样的混蛋,会来骗我这样一个残废?”

冈萨雷斯瞪着眼睛,说道:“我的老板那里有能接上腿的‘生命摇篮’,你长得这么好看,可千万别毁在那个王八蛋的手里。

我告诉你,那家伙其实就是一个娘炮,你很久没有出去过了,你不知道现在已经开始流行硬汉了。

等你有空的时候,我带你去纽约,把腿接上之后,我给你介绍一个硬汉男朋友。

我现在在地狱厨房很吃得开,我认识的可都是大人物。”

阿丽娜无奈的翻着眼睛偷偷的瞥了一眼自己的房间,然后不耐烦的挥手示意冈萨雷斯赶紧滚蛋。

直到自家弟弟出去了之后,阿丽娜看着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乔丹·贝克福德,说道:“看起来我还是不够了解你……”

乔丹·贝克福德顺手从花瓶里,掐了一朵娇艳的小花戴在了阿丽娜的耳边。

捧着姑娘的脸颊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乔丹·贝克福德说道:“我确实是个花心的混蛋,不过这次我是认真的。

我想照顾你,不是你们的腿,而是因为你好像让我的生命里有了光。

给我个机会,最少在你找到比我更合适的人之前,让我做你的男朋友。”

阿丽娜两眼迷恋的看着面前的大帅哥……

自从三年前被毒贩砍断了双腿,她就忘记了快乐是什么滋味。

直到弟弟带着一个强横的俄国牛头人,还有大批的军火赶到了自己的家乡……

然后乔丹·贝克福德来了!

就在阿丽娜想要亲吻乔丹·贝克福德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冈萨雷斯的惊叫……

“FUCK,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他们啃成这样的?”

乔丹·贝克福德无奈的起身,他朝着阿丽娜亮出了腰上装样子的左轮手枪,说道:“其实我是硬汉,你弟弟的眼光不行,他没法儿看到我内在。

上个月我还朝着一个‘神’开了几枪……

我出去看看,你弟弟估计镇不住场面。”

阿丽娜作为一个生长在古柯之乡的姑娘,一个人到底会不会开枪还是能看出来的。

看着向自己炫耀的乔丹,阿丽娜笑着点头,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这位老兄,说道:“我相信你是硬汉,去帮我看着点冈萨雷斯,他平时不会这样大呼小叫的。”

乔丹·贝克福德扶着手枪,笑着说道:“那要看是什么场面?

这孩子在纽约大战的时候,肯定躲在某个地方,不然应该没有东西能吓住他。

我去看看,放心,援军很快就到了……”

说着乔丹转身走出了房间,走到门口扶着围栏朝着下面看了一眼。

几具被啃食的支离破碎的尸体,摊在他的正下方。

几个衣着简陋的士兵,用他们最大的能力,把大约四具尸体拼成了大半具尸体,大量的苍蝇正在围着那些碎肉打转。

乔丹·贝克福德的喉咙涌动了一下,一阵微风袭来,尸体的恶臭击垮了这位“硬汉”的意志……

冈萨雷斯听到了家里的动静,他跑回房间,看着乔丹·贝克福德正抱着一个垃圾桶呕吐。

看着姐姐不时的拍打着他的后背,冈萨雷斯斜着眼睛看着略微有点尴尬的姐姐,不爽的说道:“我都说了这家伙是个软蛋!

这家伙是个面点师的儿子,他吃过的最硬的东西可能就是坚果。

冈萨雷斯家可不要吃软饭的女婿……

你跟他睡过觉没有?

快点告诉我,我好决定在他身上开几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