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9章 你不行啊,小姑娘!(求订阅求月票!)

绒黎成功晋级恒星级!

这对光绒之灵整个种族来说,意义十分重大。

它意味着光绒之灵终于不用再被限制在行星级,他们可以拥有更强的实力。

而且这实力是靠他们自身修炼而来,并非依靠外力。

没有什么比自身的实力更值得信赖的了。

这一刻,大长老和各个部落首领都是欣喜若狂,他们看到了整个种族的曙光。

而这是王腾给他们的。

此时此刻,随着绒黎的成功,他们对王腾的感激已经瞬间攀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就连那些部落首领对王腾也再没有任何怀疑,只有浓浓的感激。

“王腾,王腾,我突破了!”绒黎高兴的像一个孩子,向王腾展示他突破的成果。

王腾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

这铁憨憨,不就是突破到恒星级吗,至于这么高兴。

他创造的这门功法起码能够修炼到宇宙级,绒黎高兴的太早了。

不过各个部落首领却对绒黎十分羡慕。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虽然要承担一定的风险,但是得到的好处也是最大的。

绒黎能够这么顺利的突破和王腾悉心解释引导分不开关系,后面的人肯定就没这待遇了。

“王腾,真的太感谢你了!”大长老一把抓住王腾的手,激动的说道。

“不用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王腾淡淡笑道。

与【元光圣经】相比,这区区一门宇宙级功法又算的了什么呢。

能够为光绒之灵做点事,也算是对他们的补偿了。

大长老等人不知道其中的关节,见王腾如此为他们考虑,心中对他更加亲近了几分。

若说之前他们还是把王腾当做朋友,那么现在则完全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王腾,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光绒之灵一族最大的恩人,我们永世都不会忘记你的恩情。”大长老感动的说道。

说完,他竟突然割破自己的手掌,鲜血流出,白色光芒从他身上升起,而后与那鲜血结合,凝聚成了一道符文印记,没入王腾的眉心。

王腾看到那符文,目光闪动了一下,却没有躲闪。

这符文没有任何恶意。

“血脉灵誓!”妃莉娅眼中不由闪过一丝震惊,显然认出了这符文印记。

大长老居然使用了血脉灵誓!

血脉灵誓是一种牢不可破的誓言,只能自愿许下。

许下这灵誓之后,那誓言将永远铭刻在血脉当中,真正做到永世不忘。

而且身为光绒之灵一族的大长老,由他许下血脉灵誓,便意味着整个光绒之灵一族都将遵守整个誓言。

因为他代表了整个光绒之灵一族。

由此可见,大长老对王腾是有多么的感激。

王腾就这样得到了光绒之灵长久的友谊。

这可是她爷爷都没办到的事。

虽然光绒之灵整体实力不强,但这颗星球光明系资源丰富。

能得到光绒之灵的友谊,光明系宝物还会少吗?

妃莉娅可没有忘记大长老之前拿出来的那九株万年光明系灵物,就算在宇宙中,那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血脉灵誓?!”王腾听到这四个字时,心中不由的一动。

“王腾,这光绒之灵真是下了血本了。”圆滚滚的声音突然在他脑海中响起。

“这血脉灵誓是什么东西?”王腾问道。

圆滚滚当下便解释了起来,内容基本与妃莉娅所知道的一致,没有什么出入。

“……”王腾听完,陷入一阵沉默。

大长老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他只是客气了一句,怎么好像光绒之灵对他的感激更加强烈了?还不惜许下了血脉灵誓?

“大长老,我只是做了一件小事,如何当得起你们下此重誓。”王腾道。

“这对我们来说,可不是小事。”大长老毫不在意的笑道,他想的有些虚弱,似乎刚刚动用血脉灵誓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大长老,你没事吧?”一旁的绒黎和绒山连忙扶住他。

“老了,老了。”大长老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

“你们把我当做朋友,我自然应该帮助你们,而不是为了你们的感激。”王腾义正言辞的说道。

大长老,绒黎,绒山等光绒之灵更是感动无比。

王腾果然是他们最好的朋友啊!

“哈哈哈,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大长老笑道。

“……”妃莉娅觉得王腾的脸皮是真的厚,连这种不要脸的话都可以说的毫无压力。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王腾是装的。

这家伙绝对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纯良。

“这真是值得牢记的一天。”大长老感慨道:“我们光绒之灵一族终于有一门属于自己的恒星级功法了!”

“那个……”王腾不由打断大长老的话语。

“怎么了吗?”大长老问道。

“大长老,你可能误会了,这门功法不是恒星级功法。”王腾平静的说道。

“不是恒星级功法?”大长老愣住了。

绒黎,绒山等光绒之灵也不禁愣在原地。

就连妃莉娅同样是一懵。

难道……

众人心中不由冒出一个令他们感到惊骇的念头。

但他们又觉得不可思议,有些难以接受。

“这不会是……”大长老声音有些颤抖,眼睛瞪得老大,比刚才还要激动。

王腾都担心他会不会太过激动而直接昏过去,毕竟一大把年纪了,万一一激动把自己带走,他的罪过可就大了,于是连忙说道:“大长老,你先别激动,顺口气,顺口气。”

“没事,我没事。”大长老连连摇头,抓着王腾的手,有些语无伦次的问道:“这功法是不是,是不是……”

“没错,它是宇宙级,我推演功法的时候,看到后面也没有太大难度,便顺手把它推演到了宇宙级。”王腾道。

“宇宙级!真的是宇宙级!”大长老激动到不能自己。

这惊喜来的有些太突然,让他有一种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的感觉。

他原本以为,王腾能推演出一门恒星级功法就算是他们最大的幸运了,没想到王腾推演出来的竟然是宇宙级功法。

这太不可思议了!

绒黎,绒山等光绒之灵也是感觉被巨大的惊喜砸中,面面相觑,经过初时的愕然之后,都是激动的浑身颤抖起来。

特别是绒黎,手中捧着记载了那门功法的兽皮卷,小心翼翼的模样,似乎生怕把那坚韧无比的兽皮卷弄破了一般,显得格外滑稽。

但却没有人笑话他,因为所有的光绒之灵此时都恨不得把这份兽皮卷供起来。

“顺手……”妃莉娅亦是震惊到久久无法言语。

宇宙级功法!

王腾居然推演出了一门宇宙级功法!

还特么是顺手推演的。

这怎么可能啊?

连他的爷爷,推演一门恒星级功法都没能成功,宇宙级功法就更不用说了。

王腾凭什么能够推演出宇宙级功法?

不要忘记,他只是一个恒星级武者而已。

一个恒星级武者推演出宇宙级功法,无论怎么看,这件事都让人感觉荒诞无比。

“能否将这功法给我看看?”妃莉娅迟疑了一下,最终忍不住说道。

她必须确认一下!

大长老愣了一下,随即转头看向王腾。

这功法是王腾推演的,虽然赠送给了他们光绒之灵,但是他们不能不经过他的同意,就给其他人观看。

“没事,既然她想看,就给她看吧。”王腾淡淡道。

他知道妃莉娅肯定不相信,所以才提出这种要求。

王腾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知道自己推演出来的这门功法没有任何问题。

至于被妃莉娅知道功法内容,这也没什么。

一门宇宙级功法而已,让她看去又如何。

何况妃莉娅身份不俗,估计也看不上这区区一门宇宙级功法。

如果斤斤计较,反而显得他太过小气了。

得到王腾的许可之后,大长老便将兽皮卷递给了妃莉娅。

妃莉娅看了王腾一眼,便打开浏览了起来,她的眉头渐渐皱起,似乎在沉思。

许久之后,她长长吐出一口浊气,面色复杂的说道:“确实是宇宙级功法,我看不出什么问题。”

大长老等人不由松了口气。

之前知道这功法是恒星级功法,他们尚且可以无条件相信王腾。

但是得知它是宇宙级功法,他们心中难免会有些疑虑。

毕竟宇宙级功法推演难度绝对是恒星级功法的百倍千倍都不止,相差太大了。

好在妃莉娅已经确定这功法没有任何问题。

莉娅身份不一般,她虽然境界不高,但眼界却是不低,完全可以看得出这功法是否存在问题。

既然她说没有问题,那八成是没有问题的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王腾身上。

这到底是何等的天资,才能以恒星级的境界推演出宇宙级的功法啊!

妃莉娅对王腾的天资已经彻底服气了。

这家伙简直是个妖孽!

“王腾,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了。”大长老深吸了口气,对王腾道。

王腾又是客套了一番,说道:“如今的我,只能推演到宇宙级,后续功法,需要等我境界更高一些,才能帮你们继续推演下去。”

“你不是说顺手吗?怎么推演到宇宙级就不行了。”妃莉娅道。

“对我来说,会的东西就没有任何难度,不会的就是不会。”王腾淡淡道。

“……”妃莉娅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好像又让这家伙装了个逼?

会的便没有任何难度!

这是何等自信!

这该死的混蛋……

“够了,够了,对现在的我们来说,宇宙级功法完全足够了。”大长老却是连忙说道。

“那就不急,等以后你们这一族中有人达到了宇宙级,再联系我。”王腾道。

“好。”大长老没有再说客气的话,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问道:“对了,这门功法有名字吗?”

“名字还没来得及取。”王腾愣了一下,说道。

方才光顾着试验功法的可行性,他还真是把这茬给忘了。

“功法是你创造的,就由你来给它取个名字吧。”大长老笑道。

王腾也没有推辞,想了想,说道:“不如就叫【光灵决】吧,简单容易记。”

“光绒之灵,光灵决,好!”大长老却很高兴。

“光灵决,一听就是我们光绒之灵的独有功法,我喜欢。”绒黎嘿嘿笑道。

“太好了,我们有自己独有的功法了。”

“哈哈哈,光灵决,我们光绒之灵一族的功法。”

……

四周那些部落首领亦是欣喜不已,脸上洋溢着笑容。

外人很难理解他们那种心情。

困扰了无数年的问题就这样被解决了,而且还超额解决,他们怎能不高兴。

王腾不禁被这笑容感染,嘴角也是泛起一丝弧度。

妃莉娅看着这一幕,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多余,她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帮助光绒之灵一族,没想到竟然是来打酱油的。

好气!

都是王腾这家伙害的。

妃莉娅心中又升起了一丝不服气,她心中思索,看看能不能从其他地方找回场子。

“大长老,如果没有什么事,我打算去圣山上看看。”王腾见众人恢复平静,才开口说道。

“你现在就要去圣山?”大长老惊讶道。

“对。”王腾点了点头。

“你刚刚推演完功法,不休息一下吗?”大长老问道。

“不需要,已经恢复了。”王腾平淡的说道。

“……”大长老。

“……”妃莉娅。

又恢复了?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

明明都没见他休息,却又跟没事人一样,简直就像个不知疲倦的机器。

大长老仔细看了看王腾的脸色,愣是没看出来他又半点的疲惫,最终不得不相信,点头同意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吧,一点要小心。”

“放心吧。”王腾说完,便直接走出门外,腾空而起。

“我跟你一起去。”妃莉娅自然不肯落后,也是追了上来。

两人径直朝着圣山方向飞去。

大长老和绒黎等光绒之灵都在后面看着他们远去,目光之中有着些许担忧。

“大长老,他们就这样去圣山上面,真的没问题吗?”绒黎忍不住问道。

“他们实力那么强,肯定没问题的。”大长老还未开口说话,绒山便是大大咧咧的说道。

“但是圣山已经封闭了三百年,谁也不知道上面出了什么变故。”绒黎担心的说道。

大长老却是什么都没说,转身回了屋子。

……

另一头,王腾和妃莉娅正朝着圣山山顶飞去,圣山虽然很高,但是以他们的速度,到达山顶根本不用多长时间。

唯一的问题就是那些雾气,笼罩了整座圣山的上半截,让人无法看清前路。

王腾很快就到了雾气前,却丝毫都没有停顿,速度不减的冲入雾气当中。

妃莉娅却是迟疑了一下,但下一刻她就一咬牙,也跟了进去。

王腾在雾气内快速穿行,并将精神念力席卷而出,感知四周的情况,以防出现什么危险。

咻!

就在这时,一道破空声传来。

在那雾气之中,一道黑影闪过,强烈的原力波动自王腾左侧传来,直击他的脑袋。

王腾面色平静,一拳轰出,直接与那道攻击碰撞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

对面而来的攻击瞬间消散,没有伤到他分毫。

王腾眼中光芒一闪,身形突然窜出,跨越虚空,伸手朝着前方一抓,一道身影被他从雾气当中抓出。

赫然正是一位“圣使”!

毛绒绒的身躯,却壮硕异常,双眼中有着冰冷无情的淡金色光芒。

与之前抓到的那几个圣使如出一辙。

这“圣使”被王腾捏住了喉咙,身体不断的挣扎。

王腾不由的皱了皱眉,眼中光芒一闪,精神力形成尖刺刺入“圣使”那冰冷的瞳孔之中。

轰!

“圣使”那疯狂挣扎的身躯顿时无力的垂下,失去了意识。

“精神力很弱!”王腾心中得出了一个结论。

“圣使”是光绒之灵一族变异而成,他不好直接下杀手,所以便用这种方式让其晕过去。

随后他手中原力光芒闪动,形成符文锁链缠绕在“圣使”的身体之上,将它体内的原力尽数封锁,丢进了空间碎片之中。

轰轰轰……

不远处也传来到了原力的轰鸣声。

王腾此时已经开启【真视之瞳】,朝着那边看了一眼,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弧度。

妃莉娅被三个“圣使”缠住了!

在这雾气笼罩的环境下,对妃莉娅很不利。

所以她被三个“圣使”缠住,恐怕很难快速脱身了。

王腾没去理会,妃莉娅的实力不弱,倒是不至于有性命之忧,他径直朝着上方冲去。

而在那雾气中,又有几道身影直冲而来。

王腾已经找到了“圣使”的弱点,所以很快就轻易的将他们解决,统统收进了空间碎片当中,等回去之后再交给大长老,让他自己头疼去。

不过当他搞定六个“圣使”之后,突然发现四周雾气中密密麻麻都是黑影。

他,被包围了!

王腾一眼扫过去,起码有八九十个“圣使”将他团团围住,淡金色的冰冷眼眸透过雾气,就那么冷冷的盯着他。

“……”王腾头皮有点发麻,心中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玛德,全都过来找我了!”

刚才他还嘲笑妃莉娅,结果现在轮到他中招了。

八九十个“圣使”,这谁受得了!

这些“圣使”也学聪明了,知道几个几个的来没用,都是给王腾送菜,所以干脆倾巢出动。

吼!

吼!

……

这些“圣使”居然发出野兽一般的咆哮声,而后齐齐朝着王腾冲来。

“我的妈呀!”王腾头皮一炸,直接动用“空闪”跑路。

没得打!没得打!

刹那间,王腾所站立的地方空间一阵波动,他便消失在了原地,那些冲上来的“圣使”顿时扑了个空。

另一头,妃莉娅正被三个“圣使”拦住,听到雾气深处传来的吼声,不由朝着那边看去,嘀咕道:“那边发生了什么?好像很激烈的样子。”

不过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王腾遇到了其他的“圣使”,而且看样子数量比她这边还多。

妃莉娅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让你嘚瑟!

她心中轻哼一声,随即看向前面的三个“圣使”,面色彻底认真起来,双拳光芒爆发,光明拳化作流光轰出。

轰轰轰……

轰鸣声回荡,三个“圣使”面对这恐怖的光明拳,最终被重伤轰退,失去了战力。

妃莉娅也没有去杀他们,只是将他们丢下,而后自己朝着上方冲去。

王腾被几十个“圣使”追杀,面色有点发黑,他大手一挥,无数光点飞出,落在那些“圣使”身上。

虚空蜉蝣的愤怒!

封印在虚空蜉蝣之内的精神攻击爆发了出来,不少“圣使”中招,当即失去了反抗能力。

王腾没打算和他们纠缠,径直朝着上方飞去。

没多久,便在不远处碰到了妃莉娅,她看到王腾身后那几十个“圣使”,终于知道方才的动静是怎么回事了,面色顿时一变。

“你别过来!”

“不,我就要过来。”王腾嘿嘿一笑,速度突然暴增,冲到了妃莉娅身旁。

“你无耻!”妃莉娅脸色直接黑了下来。

“上次抢我“种子”的账还没跟你算呢,这次你跑不了。”王腾道。

吼!

后方的“圣使”咆哮着追了上来,随着王腾两人越发接近山顶,他们似乎变得急躁起来。

突然间,他们身上爆发出刺目的白光,体内散发出狂暴的能量波动,速度更是暴增,朝着王腾和妃莉娅直冲而来。

“不好!”王腾目光一凝。

“他们要自爆!”妃莉娅的面色也是一白。

那些“圣使”的速度一时间变化太快,瞬间就到了他们近前,而后一声声轰鸣声骤然响彻而起。

轰隆!

轰隆!

轰隆!

所有的“圣使”居然都自爆了,白光耀眼,狂暴无比的能量爆发开来,将王腾和妃莉娅两人吞没。

四周的雾气被疯狂的搅动,似乎有分开的迹象,但是在刺目的白光下什么都看不见。

突然间,远处空间一阵波动,王腾从虚空中踏出。

“好险!好险!差点就领盒饭了。”王腾长长的出了口气,拍着胸口道。

与此同时,一道光芒闪过,妃莉娅也是在他身旁现出身形,她用【遁光】逃了出来。

只是和王腾比起来,她就显得狼狈了许多。

妃莉娅面色有些难看,惊魂未定,此时才缓缓恢复了一丝血色。

“你不行啊,小姑娘!”王腾看到她这幅样子,不禁挪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