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 时瑾来审阅

秦凡雅原本以为,送上这份课题报告,就是自己碾压时瑾的开端,看到杰森博士这个动作,她愣在原地。

其他所有人都不由奇怪地看着这一幕,不知道杰森博士到底是什么意思。

时瑾没有接,用眼神询问杰森博士。

杰森博士说道:“时瑾,我想让你来审阅一下这份课题报告。”

秦凡雅大吃一惊。

其他人也楞住了,让时瑾来“审阅”?怕不是杰森博士的s国语学到不好,理解错了这两个字的意思?

她忍不住说道:“杰森博士,这个课题报告是我花费了无数的功夫和心血的成果,不是随随便便弄出来的。我希望它能够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

“我知道你的努力,所以将它给时瑾来审阅。”杰森博士奇怪地看着她,难道她以为自己会亲自审阅这些东西吗?每年,只会最为顶尖的课题报告才有机会送到他面前,让他亲自给出点评意见。

“可是时瑾……”秦凡雅又急又气,时瑾怎么能够审阅自己的东西?

审阅这两个字,她当得起这份重量吗?

“如果时瑾都不够格的话,那就只能让卢博士来审阅了。但是卢博士最近很忙,我相信他没有时间。或许,你是想收回去?”杰森博士问道。

众人这才听明白,杰森博士没有误用审阅这个词,他就是想要让时瑾来审阅。

原来在他心目中,时瑾已经可以接近于等同卢博士的能力和地位了?

秦凡雅倒抽一口冷气,低声说道:“我不想收回来。”

时瑾这才接过这份课题报告,说道:“那我会尽快看完的。”

秦凡雅再也待不住了,说道:“那杰森博士,卢博士,傅爷爷傅叔叔,我先告辞了。”

“慢走。”傅老爷子说道。

“不送。”蒋宁挥挥手。

秦老爷子和韩青山、徐教授几人跟上秦凡雅的脚步。

其他客人也陆陆续续的离开。

秦凡雅听到有人指指点点的议论自己,“这么说起来,凡雅真的完全不如时瑾啊?”

“我一直都在说,不要质疑傅爷的眼光。”

“也是啊,傅爷站的位置是我等凡人只能仰望的,傅爷所做的一切,自然也有他的道理。现在想来,傅爷的眼光永远值得相信。”

秦凡雅猛地回过头,这些人看到她听到了,都赶忙散开,当做无视发生。

秦老爷子赶过来,说道:“凡雅,不要跟这些人计较。”

“爷爷,我知道。”话一出口,她就忍不住委屈起来。

“好孩子,不用跟人比,这内里到底有什么猫腻,我们不知道,所以不用去比较,徒增伤感。”

秦凡雅咬着唇,真的很难过,她的成绩向来是实打实的,这些别人都看不进眼里去,被时瑾短短几天就给造成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傅家这样捧时瑾,真的不怕反噬吗?

韩青山和徐教授也走了过来,异常的义愤填膺。

“凡雅,你别着急,杰森博士那边,我会去好好说说的。你是我的学生,课题报告是我看着你做出来的,杰森博士却为了时瑾的面子,来羞辱于你。我绝不会让他这样不分正道公益。”徐教授说道。

“是啊,凡雅,给时瑾长脸这种事情,就是一时的,怎么可能永远?”韩青山说道,“而你的能力才是实打实的,别人永远都夺不走的。”

秦凡雅得到了安慰,心中总算畅快了不少,说道:“我也不是想跟时瑾争夺什么,而是看不得自己的心血被踏削。但是没关系,我相信杰森博士和卢博士都是明事理的人,他们知道怎么做。”

“对,就是要保持这样的心态。”韩青山拍着她的肩膀。

……

等到客人离开,杰森博士对时瑾的喜爱之情才真正的展现出来,对傅老爷子说道:“傅老,我敢说,时瑾的天赋是无与伦比的,也是上帝赐予她的旁人不能拥有的才华。这次在对傅的治疗上,她展现出来的灵气,让我叹为观止。”

“杰森博士客气了,小娃娃家的,别把她夸骄傲了。”傅老爷子满脸喜色,自己已经开始由衷的骄傲了。

“接下来的重头戏是对傅夫人的治疗,我会在此欣赏时瑾接下来的用药情况。”杰森博士已经将这次的治疗,当做一场艺术和医术的结合来看了。

时瑾坐在一旁,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蒋宁低头说道:“可以啊小姐姐,你真是太厉害了叭!我对你现在真的叹为观止了。”

“是不是觉得,这样打败敌人,很有意思?”时瑾笑问道。

“是啊是啊是啊,看着秦凡雅的那张脸,妈啊这是我今晚做梦都能笑醒的程度。”蒋宁捧着脸说道。

“那你也该回去好好跟着蒋爷爷学学怎么打理蒋家事务了。”

唯有这样,才能真正的跟秦凡雅比拼实力。

蒋宁知道时瑾说得对,可是她又还没有完全做好这种话准备,要继承家业,忍不住摇晃着她的肩膀:“唉,我好不容易才忘掉这件事情,偷个空出来好好玩耍玩耍,你又提起我的不开心的事情。唉,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她嘴上抱怨时瑾,整颗脑袋却都忍不住地趴在时瑾的脖子处。

看着她们女孩子家家这个样子,其他长辈都忍不住笑了。

直到蒋宁感觉到背后传来一股凉凉的冷意,她猛然回头,看到傅修远站在不远处,正盯着自己,明明那眼神淡淡地,但是好像蕴含着有实质一般的冰凉,让她一个激灵地就坐直了,双手也不敢放在时瑾的身上。

傅修远迈步走过来,蒋宁越发的心虚了,“傅、傅爷。”

“听说蒋爷爷身体抱恙,你没回去陪着?”傅修远平声问道。

“我爷爷身体现在已经好了不少了,没什么问题。”蒋宁说道。

“哦?那蒋家不需要人继承家业了?”

蒋宁:“……”

哎,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啊。

不就是抱了一下时瑾嘛,怎么说的这话就跟面对生死仇敌一样的?